最近,周小川行长的《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一文在国际国内都引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声讨美元的热浪。在全球金融海啸肆虐之下的各国舆论,纷纷把经济危机和财富损失的怒火发泄到美元身上,而美国政要则不屑于去和各种非议理论。

  毫无疑问,周行长对美元问题的分析和对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建议确实说中了问题的要害,也顺应世界各国的民意,但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的断然拒绝和欧洲对美国态度的妥协迁就。这说明了一个问题,国际金融制度与国际政治现实一样,实力才是最重的砝码。

  19世纪英镑地位的确立背后是大英帝国强大的海军作为后盾,而20世纪中叶美元霸权的形成也是美国数千枚核武器和遍布各大洋的航空母舰舰队拱卫的结果,货币的背后其实是战争!

  凯恩斯与怀特之争并不仅仅是理论上的切磋,凯恩斯的道理再正确,在美国压倒性的国力与军力之下也不得不低头。当美国海军的间谍船经常逼近到离中国领海 120公里处搞“科研”时,中国的新储备货币的思考也只能“长考”下去。

   美元的地位既是主权货币的问题又是主权货币的答案。如同霸权所带来的利益一样,它既造成了人们的不满,又是人人追求的理想。就人性而言,超越自身的利 益,恐怕是22世纪人类也无法企及的境界,主权国家应该也是同样的道理。人们即便可能超越主权,但却无法超越利益。这也许就是美国断然拒绝的真实心态。

  当然,美元的利益未必永远是美国的利益,美国的利益未必又是号称代表美国利益的势力集团的利益。如果未来某一时刻,美国自愿或者看似被迫放弃了美元这种主权货币,那我想一定有人得到了更大的利益。

  中国人的问题在于,不要等到那一天才打开账本检查自己的损益表,如果不是现在就开始打算盘,那么最终等到谜底揭开时,别人所得到的可能就是我们将会失去的利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v1977 的頭像
inv1977

inv1977

inv19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