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股市下一顆地雷:信用違約交換合約
鉅亨網黃欣.綜合外電
2008 / 02 / 18 星期一 20:55 寄給朋友 友善列印
在華爾街金融市場所發明的諸多衍生性金融商品當中,還有一種「信用違約交換」(CDS;credit default swap)較不為人所知,因為這種商品問世才不過10年。而專家認為,如果經濟再這樣壞下去, CDS會變得像次貸一樣,成為家喻戶曉的名詞。

大體而言, CDS工具是由保險業者發行,讓銀行或企業債券持有人承購,如果企業出現無法清償債務的情形,債務會由發行 CDS的機構承接。但保險業者為了分散風險,可以將合約讓渡給其他保險業者,以此類推,造成其中相當的隱藏風險。

《紐約時報》分析指出,隨著經濟放緩考驗著各企業的財務健全度, CDS也面臨著壞帳與違約上升的風險。此市場涵蓋的範圍很廣,其市值已從9000億美元膨脹至45.5兆美元,約是華爾街股市市值的 2倍。

目前 CDS市場究竟面臨多大的問題尚不得而知,因為它與次貸類似,仍沒有健全的法規可以規範。但由於發行速度增長過快,專家認為,只要一個問題爆發,就可能引起整個市場的連鎖反應,使借款人更難取得貸款。

若許多企業出現違約,目前的市場還承受得住。不過美國金融管理局報告中指出,在去年第 3季 CDS合約有大幅成長,使金融市場情勢更形緊張。

2 月中,美國保險公司AIG (AIG-US)宣布,其手中某些 CDS遭到錯誤估值,使相關虧損比先前預估增加了36億美元。消息一出, AIG當日股價就下挫了 12%。但 AIG仍表示,在 2月底將能如期宣布正確的財報。

然而,對使用 CDS工具的大型銀行、保險公司、避險基金等機構而言,正確估值只不過是他們所面對的不確定性的其中之一。

購買 CDS有點類似買保險,買方(被保險方)同意在一段期間內支付費用給賣方,而賣方(保險方)僅在特定信用危機發生時(如違約)才支付一筆金額給買方。但簽訂合約的兩方都可以把 CDS轉售給其他人。

在去年 8月信貸危機爆發時,有 14%的 CDS合約未經確認,表示在轉售買賣中,有其中一方的身份是未在文件上標明的。而到了12月,未確認的 CDS合約仍有 13%,因為這些合約無法可管,也沒有規定轉售時,必需揭露所有關係人的資訊。

而當購買 CDS的投資人想將合約兌現時,可能會發現,他很難找出到底是哪一家公司該付錢給他。而正因為轉售時資訊未充分揭露,買方可能並不知道,其債權已轉手到了償付能力較弱的機構身上。

Annaly Capital Management 執行長Michael A. J. Farrell說,「這個巨大的保險產業沒有完善的法規監管、沒有足夠的儲備資金、也沒有良好的標準。這未受法規監督的市場比受監督的市場還要大,是個真正的問題。」

在2005年底,紐約聯儲銀行曾呼籲在合約讓渡的過程中應充分告知資訊,也得到市場各機構的同意。但事後他們是否確實執行,卻不得而知。

CDS 工具是在1990年代中期由主要銀行所設計,旨在為其放出的款項或手中債券進行避險。但當時 CDS交易規模仍小,且各合約關係人身份都很清楚。

在經濟良好時, CDS的風險很低,也被當做是良好的投資手段。隨後投機投資人湧入信用保險市場,因為他們可以利用證券化來押注一家企業的體質健康與否。

這些因素使得現在的 CDS市場市值,比構成它的企業債面值大上許多。到2007年第 3季為止,商業銀行所握有的 CDS合約共計14兆美元,而金融管理局指出,第 4季時又增加了 2兆美元。

JP Morgan Chase (JPM-US)是 CDS市場中,持有合約總值最高的企業,達 7.8兆美元;Citigroup (C-US)名列第二,有 3兆美元;Bank of America (BAC-US)則為第三,有 1.6兆美元。

而許多投機者,特別是避險基金,現在競相利用這種工具押注一家企業是否會很快垮台。但 CDS市場愈受歡迎,就愈提高了其參與者償付能力不足的可能性。

Henry Kaufman & Company 經濟學家Henry Kaufman指出,「這種衍生工具的本意在於幫助分散風險,但我卻常感到質疑,這些工具反而鼓勵人去承擔重大風險,而且它傾向以較溫和的角度來看待風險。」

不過,國際互換和衍生產品協會(International Swaps and Derivatives Association) 官員認為,就算 CDS市場承壓,也還能挺得住。

該協會執行長Robert G. Pickel說,「在過去 8個月的市場波動中, CDS合約還是持續在交易,而不像信貸市場其他部份那樣緊縮。就算出現問題,我們也有辦法應付。」

最近類似的信用問題確實變少了,12月份高殖利率垃圾債券的違約率下降至0.9%,是有史以來新低。

不過觀察金融界的歷史,可以發現在複雜的證券被發明後,通常伴隨著市場的崩壞。因為金融的創意,總是遠遠跑在追蹤交易的機制或監管安全性的法規前頭。

違約保險市場是近年經濟良好時期的產物。在2000年,有9000億美元的 CDS合約被轉手,從那時起,合約總市值就以每年 1倍的速度成長。在2007上半年,數字大幅成長了 75%,現在就連美國國庫券總市值也比不上它。

根據英國銀行家協會 (British Bankers' Association) 資料,2006年的 CDS市場中,只有約 1/3的 CDS是擔保企業債的違約,另有約 30% CDS則是比照總體企業債指數而發行。其中還有 16%是為與次貸證券相關的債權擔保憑證 (CDO)持有人做保險。

這些保險交易並沒有專屬的交易所,其價格也未經公開。而機構是利用電腦模組來估算這些 CDS的價值,並非透過市場定價機制。當然合約雙方也未經監管機構確認,是否擁有履約能力。

衡量金融機構體質的潛在問題,進而延伸成為,這些保險合約如何被記入銀行的資產負債表中?為其手上企業債購買保險的銀行,會認為這些部位已經進行避險,因此就算有虧損,也不會在帳面上勾銷。但如果 CDS發行機構無力賠付違金時的金額,那麼其損失就應反映在資產負債表上。

投資人已經歷過一次銀行錯估次貸虧損的事件,如果又發生避險失敗,導致進一步資產減記,那麼投資人信心想必會再一次重挫。

雖然 CDS市場市值高達45兆美元,但這並不能反映相關證券違約時的真正情況。因為其中有各種不同的違約狀況,難以判別。

而 CDS市場所面臨的挑戰之一,就是原本購買 CDS保險的企業債價值僅 5.7兆美元,與目前市場總市值實在差太多。這個狀況看來安全,但如果發生違約,被保方與保險方之間必須履行合約,這時就會導致一些問題產生。

基本上,如果被保方希望全額賠償,履行合約時需要交割違約的債券。而如果信用保險商搶購債券,導致債券金額被拉抬,那麼在一家公司聲請破產時,其違約的債券金額與市場場流通的債券金額不符,就造成了問題。

至於那些私人交易的相關證券,其 CDS合約的價格就更主觀了。有些華爾街投資人不禁猜測,有多少企業與避險基金在去年的 CDS獲利,等到要兌現時才會發現它們都變成泡影。

Annaly Capital Management的Farrell說,「保險產業的風險很難估計,必須仔細詳讀合約,才能確定有所保障。」而這也將是今年度金融市場所將面臨的課題,等到違約潮爆發時,我們就可以知道哪些公司真的有避到險,而哪些又沒有。

全站熱搜

inv19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