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分析師陶冬在其博客最新的文章中指出,超主權虛擬貨幣固然可以避開單邊押注美元的風險,但諸多不確定性讓這個概念和構想難以實現;最基本和簡單的答案是讓人民幣變成國際貨幣,可以一勞永逸地解決大多數的問題。

以下是陶冬博客文章全文:

聽說過“美國一打噴嚏,全世界都感冒”,最近發現“周小川一動筆,美元就哆嗦”。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3月23日撰文提倡“超越主權的儲蓄貨幣”,文章在全世界引起轟動,資金擔心作為美國國債大買主的中國可能暗示要尾售美元。

這是自美元與黃金脫鈎後,首次有一個經濟大國的高官倡議,以人造貨幣來代替美元。周小川如此高調地提出構建超越主權貨幣的思路,相信與中國爭奪G20峰會 的議題制高點有直接關係。不過,這也反映出世界上最大債權國對美元貶值、美債縮水的擔心。過去在相當長的時間裏,中國人忙於賺錢,從來沒有想過這些美元儲 蓄可能在一夜之間貶值縮水。美元在中國的眼中,是信用與安全的代名詞,是海外財富儲蓄的不二選擇。中國近2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中,估計半數以上為美元資 產,其中主要是美國國債或准政府債券。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一場金融海嘯令幾乎所有美國金融機構面臨滅頂之災,政府救援疲於奔命、資金短絀。為了穩定經濟,拯救金融體系,伯南克領導下的美聯儲 毅然拆下與財政部之間的防火牆,以史無前例的力度向經濟注入流動性,以犧牲匯率的方式,來維持低水平的國債利率,協助行政當局舉債,力圖使美國經濟早日復 蘇。作為美國央行,此舉有利於穩定國內經濟,無可厚非。然而,從國際角度來看,聯儲數量擴張的貨幣政策美元基礎貨幣發行暴增,過量的流動性加上超低的利 率,帶來了巨大的美元貶值風險。

中國擁有鉅額的美元/美債倉位,面對聯儲的貨幣超常擴張確實是一籌莫展。任何一點尾售美債行動,只能帶來美債暴跌和餘下重倉減值,到頭來自己受損。中國儲 備和美國國債基本上坐在同一艘船上,根本沒有全身撤出的可能。至於新的外匯儲備,少量地分散風險是可能的,但主力資金仍不得不買美國國債。

美國是世界上最大貿易逆差國,是最大債券發行國。相反,中國是最大貿易順差國,是最大債券購入國。從國際經濟角度來看,貿易順差是國際間的儲蓄,最終必須以資本回流形式周轉到逆差國,唯有如此國際收支才能平衡,貿易才能持久。

如果中國不買美債,可以買什麼?歐洲、日本並沒有發行大量債券,因為它們的儲蓄與消費沒有像美國那樣失衡。國與國之間的資本流動,必須在相適應的資產供應 和適當的價格下進行。流動性在個人投資時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對國家間的資金交流卻舉足輕重。如果中國硬要買歐洲、日本債券,只會將它們炒出泡沫來,為自 己的投資製造新的陷阱。而且歐元債券和日元債券,其實均面臨著基本面問題,未必比美債保險。周小川的文章凸現中國外匯儲備的無奈,而這種無奈引起了多數國 家領袖的共鳴。

然而,一個王朝的覆滅,需要另一個王朝的誕生。仔細想來,筆者看不到任何可以取代美元的國際貨幣。美元持續貶值的前提是至少有一個主要貨幣具備持續升值的 基本面因素,歐洲和日本經濟各自面臨著嚴重的結構性問題,國家信用並不比美國高,其貨幣均難堪國際儲蓄貨幣的重任。

恰恰因為現實貨幣中沒有值得長期持有的財富載體,周小川才將目光轉向超現實的替代貨幣,希望找到一個超越主權,又得到大家認可的新貨幣可以擺脫國家政策影 響。超主權貨幣不存在央行濫印、政府濫借的風險,理論上貶值風險較小。但這種概念先行、缺乏歷史和社會基礎的貨幣,注定只能是虛擬貨幣。

IMF特別提款權(SDR)是超越主權的虛擬貨幣的代表。IMF不是國家,沒有股市、債券或房地產可供投資。所謂“SDR”不過是一個類似儲蓄戶口的現金 窗口。然而財富不僅僅是買美元,而是買入以美元計價的股票、債券和不動產。這些資產產生現金流,有投資回報。虛擬貨幣除了幣種之外,卻沒有投資載體,這是 其成為國際儲蓄貨幣的先天缺陷。

而且,SDR並非貿易貨幣,也非金融市場所接受的交易貨幣。換言之,它是在正常情況下沒有成交量的貨幣,充其量是主權財富的集散地。一旦世界真正出現危 機,各國外匯儲備同時需要兌現,這種虛擬貨幣必然巨幅貶值。投資虛擬貨幣,其實違反了外匯儲備流動性、分散風險的要求,犯投資中的兵家大忌。

再者,IMF破產的幾率應該比美國政府更大。IMF既沒有鑄幣權又沒有財政收入,其收入來自(幾十年一次的)各國捐款,其支出往往是救援危機國家。因此,IMF資本金遭重創的機會很高。美元不保險,虛擬貨幣同樣不保險。

虛擬貨幣難成大事的最後一個原因是它的通縮性。虛擬貨幣的發行量是固定的,而經濟在增長,科技在創新,財富在積累。如果虛擬貨幣成為通貨,勢必帶來價格的相對收縮,抑制經濟繁榮。這種束縛經濟發展的貨幣,肯定會遭到各國的唾棄。

迄今為止,貨幣都是以主權為基礎的發行。主權擔保帶來信用,信用帶來流通,貨幣是歷史延續並具有社會內涵。擯棄這一點去人為地製造貨幣,許多困難是難以逾越的。以一種不可靠的貨幣替代另一種不可靠的貨幣,並不能帶來值得信賴的儲蓄載體。

那麼,我們的國家儲備和個人財富應該放在哪里?答案就在腳下——人民幣。加速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將人民幣變成國際上可接受的儲蓄貨幣,才是正解。這場危機 已經為美國人的過度消費打上了休止符,中國經濟也不得不向內需來推動轉型。當出口不再是增長和就業的主要源泉時,人民幣升值其實利多弊少。人民幣國際化需 要一個過程,從交易貨幣到投資貨幣,最終再成為儲蓄貨幣,中間還有許多技術難題、政策難題。不過筆者斷言,10年內冉冉升起的新國際儲蓄貨幣,不是虛擬貨 幣,而是人民幣。

屆時,中國央行行長打個噴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v1977 的頭像
inv1977

inv1977

inv19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