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1, 2009

[劉軍洛]伯南克所引發的區域性戰爭與大蕭條

這篇文章某些觀點很有趣,值得反向思考一下目前媒體的「主流意見」....

「主流意見」通常都是別人希望你「相信」的事,這樣才好控制你做他們希望你做的事
但我這人天生反骨,外加學新聞出身,從不相信媒體上告訴我們的東西
所以對於「主流媒體」上的東西我都比較持保留態度.....

我比較喜歡看小眾媒體的一些報導,有時候有些觀點與批判往往卻是一針見血....

未來我會陸續提供給大家不一樣的思考方向....

ryanchao


原文出處:http://blog.sina.com.cn/liujunluo

現在很莫名的是,中國人用什麼心情去聽克魯曼先生對葛林斯潘先生的批評。葛林斯潘先生創造了讓全世界有錢人貸款給美國窮人買房住的世界文明福利神話。這當 然包括中國1.4兆美元的美國部位。現在美國的問題是美國金融業大量破產,美國房屋嚴重過剩,美國製造業大量破產重組。這本來是美國為適應時代而產生的進 化現象。而問題的產生是世界的群體性思維的結果——美國霸權不行了思想的可怕之處在於,當所 有人認為地球是平的時候,有一個人說是圓的,所以這就叫「思想」
 
歐巴馬先生的思想
 
如果歐巴馬先生掏出2千億美元,讓美國第一大製造業汽車工業生存下去。那全世界的群體性思維是不太會產生美國工業不行了的想法,而這二千億美元 與美國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燒錢速度根本不值得一提。這時候問題就是歐巴馬先生為什麼選擇了讓全世界群體性思維認為美國工業不行了的做法?
 
1999年10月人類人口突破60億人,到2020年將突破80億人,而80億人口將是我們的地球所能承受的極限數字。ryanchao按,所以今年Bilderberg會議有討論「人口控制」議題)再 過二年,也就是2011年美國的嬰兒潮一代開始進入大規模退休浪潮。20年後這7800萬美國嬰兒潮一代人將全部退休。這是全世界最富有、也是最樂意大量 消費的一代。他們的退休世界會如何?到2030年美國、德國的老齡人口比例將迅速上升到26%左右。而日本將高達30%以上。
 
人退休了需要什麼?醫療、護理、休閒、寵物、宗教包括最藍的天空。所以退休世代會壓縮在汽車、工業製品的消費甚至包括原本負儲蓄趨勢。美國現在3.9個年輕勞動力對應1個65歲以上老人。到2030年這個比例將是2.4:1。全球發達國家的平均比例將是2.5:1。未來五年全球發達國家成年勞動力稅負將大幅上升。如果未來五年主要新興國家中國、印度等國不能大幅提高本國內部總需求,也就是工資收入大幅上升,那到2010年全球汽車商、鋼鐵製造商至少將有50%被驟降的世界總需求消滅。
 
所以歐巴馬先生選擇讓美國第一大製造業汽車商們進入一個小批量生產時代。同時節約出來的大量勞動力,投入到建造全球最藍的天空,最清澈的水源與 最一流的醫療體系及最一流的法律體系的開拓中。因為到2010年,全球發達國家是到處可見大批富有的退休老人們為自己尋找最環保的生活環境,最一流的醫療 服務以及最一流的法律保障體系。
 
這是一場不可抗拒的長期趨勢。現在中國是非常鮮明地在2009年上半年在汽車工業、船泊工業、鋼鐵工業、水泥工業等製造業投入了9千億美元信 貸,並且有不低於1兆美元的道路、橋樑、鐵路等政府工程計畫開工。在中國的南方地區,一座大橋的工程負責人激動地的周圍的人們宣佈,這座100億美元的大 橋將在2015年建成,屆時它將提高貨物運輸從目前4小時縮短到40分鐘。周圍的人們也在這種激動的資料與語氣中同樣激動著。2015年全球發達國家成年 勞動力稅負將大幅上升,為此發達國家成年勞動力會大幅減少消費;2015年美國的嬰兒潮一代已經大批退休在家,為此這大批退休老人也會減少消費;2015 年印度、越南的勞動成本會比中國更有競爭優勢。
 
2020年全球最流行的職業是養老代理人,他們將到處奔跑在富有的退休老人之中,向他們推銷最藍的天空、最環保的水源、最一流的醫療服務、最一 流的法律體系的地方。如果以500萬美元一對老年夫婦為起點,未來二十年美國能夠吸引全球其它地區的300萬戶富翁老年家庭到全球最環保與最好醫療、最好 法律體系美國去養老,這就是一筆15兆美元的生意。2010年賣汽車的是窮人,賣醫療與法律的是有錢人,賣乾淨空氣與水源的是富人。歐巴馬先生是第一個知道地球老了,美國7800萬嬰兒潮也老了,該如何去做的人。所以,思想的可怕之處是群體性思維的對立面的壟斷財富。
 
2008年大蕭條的製造者—柏南克先生
 
1998年克魯曼先生極力向日本央行推銷貨幣主義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2001年—2006年日本央行開始執行量化寬鬆。貨幣主義是傅理曼先生 從1930年世界性大蕭條中美聯儲的錯誤中,誕生的一種宏觀貨幣理論思想。1930年與今天是有差別的,今天世界是資訊全球化與資本全球化。所以,日本央 行2001年——2006年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立刻是製造出一群世界上最繁忙的日元利差套利交易者。這些交易者大量借入廉價的日元,迅速轉換成高息貨幣 美元、歐元、英鎊、澳元等貨幣,或投資高息貨幣地區地產、債券與股票,或向東歐地區購房者提供日元貸款,或用美元與日元的利差優勢投機高風險資產—美國次 級債。也就是日本央行前一步注入日本經濟體的「貨幣」,下一步就是出現在美國次級債避險基金管理者或波蘭一位普通家庭購房者手中。
 
這種資本流動現象是1930年的市場不可能產生的,所以對貨幣主義們來說是難以想像的事。2001年以後隨著中國儲蓄暴增,大量進入美國市場拉 低美國長期利率及大量日元利差者進場。高息貨地區澳大利亞、紐西蘭、挪威、英國、西班牙、俄羅斯與美國地區房地產價格開始上漲。隨著2004年6月美聯儲 開始進入升息週期,美國的次級債成為了日元利差交易者的搶手貨。
 
美國次級抵押貸款市場占全部抵押貸款市場從2001年5%上升至2006年的20%,高達6000億美元次級抵押債券在2006年成功發行。日本央行、中國央行和美聯儲,全球這三大主要央行是美國次級債共同創造者。所以美國次級債就有了一個非常重要的生存條件:三大央行不能以本國經濟為貨幣政策方向,而三大央行應該建立統一貨幣政策的調控目標。
 
日元利差交易者投機美國次級債市場,其收益會大致來自三個層面:
 
第一層面,固定收益層面,也就是美日利差的穩定無風險收益,這就屬於金字塔底層;
 
第二層面—低收益層面,也就是優質AAA債券,這是屬於金字塔中層;
 
第三層面——高收益層面,也就是高風險債券,這是屬於金字塔頂層。
 
這種金字塔式的投機模式,是有一定的抗市場風險壓力能力的。這種模式的問題是—如果風險從頂層開始擴散,這種模式抵抗市場風險能力是存在的;但如果是風險從底層擴散,那這種投資模式只能立刻破產。而事情的結果就是從底層開始。
 
2006年3月,日本央行結束了量化寬鬆貨幣政策。2006年7月,日本央行結束了零利率政策,將短期利率調高至0.25%。2007年2月, 日本央行再次將短期利率調高至0.5%。2006年日本央行為什麼要結束零利率,而結束日元零利率會對美國地產市場產生什麼影響,這問題日本央行與柏南克 先生到今天也是絲毫不解。
 
日本央行的升息動作從這金字塔底層衝擊日元利差美國次級債套利組合效果立即產生,2006年下半年,美國房價出現回落。到2007年上半年這種 回落的態勢還是相當平穩的。2007初美國發行次級債公司出現倒閉現象,但由於日本央行升息的殺傷力並沒有嚴重傷害美元與日元之間的高利差,更重要的問題 是2007年早些時候,美國房地產市場還表現不錯,以做空次級抵押債券而聞名的約翰‧鮑爾森的基金在2007年初還是虧損的。所以這些在2007年初倒閉 的美國次級債公司的主要原因是日本央行讓部分日元利差交易者的退場舉動,使美國次級債的融資成本開始上升。請注意這種底層衝擊投資組合的做法是會迅速瓦解這種日元利差套利美國次級債組合的。
 
幸好日本央行後續行動有限。在2007年上半年到期的高收益債券收益率表明,投資者預估的違約率只有1%,說明投資者對這市場的長期預期是非常 有信心。花旗、美林的2007年二季度的財報可以用「漂亮」兩字形容。然而真正的災難開始降臨了。2007年9月柏南克先生將美國聯邦基金利率從 5.25%猛降50基點至4.75%。2007年10月柏南克先生繼續降息。
 
現在的問題是為什麼在柏南克先生大幅降息中—2007年9月,大型銀行出售的「資產擔保商業票據」利率水準急速上升近20%;從次級市場價格走 勢說明,2007年10月份、11月份美國次級債市場價格崩盤。因為從純次級債交易槓桿比率風險來說,2007年9月份、10月份柏南克大幅向市場注入貨 幣,應該是會讓次級債交易員補充到新的資金,會讓次級債價格至少不會在10月份、11月份出崩盤。
 
但次級債市場崩盤的結果,只能說明在柏南克先生9月份、10月份的大幅降息中,美國次級債交易員是面對的資金大量被抽乾的情況。因為日元利差交 易者迅速從美國次級債市場逃離。柏南克先生是從底層推倒了「金字塔」—這個2001年—2006年日元利差對美國次級債套利投資組合抗風險能力。
 
2008年初花旗、美林公佈的2007年第四季出現有史以最大虧損,均高達近100億美元。而這些巨額虧損都是產生在2007年9月份、10月 份柏南克先生的大幅降息動作。進入2008年,柏南克先生更猛烈將美國聯邦基金利率向零目標衝刺。在「柏南克衝刺」中,日元利差交易者是瘋狂從美國、英 國、愛爾蘭、澳洲、俄羅斯、冰島、東歐、西歐、巴西、韓國、中國等地區逃離。以最保守估算2001年—2006年日元利差交易者從日本地區拆借資金在 5000億美元,以最保守槓桿計算這筆資金規模也將達10兆美元。
 
柏南克先生雖然身為全球最大中央銀行主席,但就算全球所有中央銀行加起來向市場瘋狂注資也不可能填補從2007年9月份——2008年底日元利差交易者瘋狂逃離全球市場而抽離的至少10兆美元資金規模。所以2008年全球爆發的是世界性大蕭條。
 
柏南克先生的第二次世界性大蕭條與區域性戰爭
 
問題出現了並不可怕。可怕的是2008年日元罕見的強勁走勢的背後原因與結果,至今讓柏南克、克魯曼、IMF等世界主宰者們絲毫不知。2008年最大的輸家是日本人,日本經濟在2008年下跌幅度是發達國家中最厲害的。為 什麼2001年—2006年,日本地區並沒有出現股票市場與房地產市場上漲,而2008年全球地產與股市暴跌中為什麼日本經濟最差。日本央行在2001年 —2006年採納了柏南克先生與克魯曼先生建議,堅定執行了日元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結果大家都知道了,這造成了日元利差交易模式出現。
 
這種模式結果推高西方發達國家與大量新興市場房地產與股票價格。由此產生的財富消費群是出現在日元本土之外。日本製造商自然獲得大量外來訂單, 而在全球化環境中,日本製造商選擇從日本本土產能大量向西方發達國家與新興市場轉移,來適應日本本土以外的消費群體。所以日本央行的量化寬鬆政策實際是造 成日本製造業大量外移,再加上日元大量外流,日本地區失業率自然居高不下,日本地區房地產市場與股票市場自然是低迷不振。
 
而2008年世界性崩盤中,日本製造商在海外大量新建產能自然全部陷入困境。日本自然也是全球發達國家中最慘的經濟體。因為日本央行信奉了柏南克先生、克魯曼先生的建議,結果日本人下場最慘。今天事實與結果都說明了貨幣主義在日本是失敗的,但柏南克先生與克魯曼先生對全世界說日本央行印錢不夠,所以失敗。
 
以前只有書本中看到1930年代各國央行的錯誤貨幣政策,為人類製造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沒有想到在今日文明世界中,未來幾年人類又將遭遇區域性戰爭爆發。柏南克先生現在的貨幣政策又將製造一場遠比2008年世界性崩盤還遠遠嚴重的世界性再崩盤。
 
過往全球大量經濟體嚴重崩盤中,政治矛盾的轉移往往都是會選擇戰爭方式。納粹黨人希特勒就是借助1930年的世界性經濟大崩盤的環境爬上德國政 壇核心。2007年9月份本人是猛烈批評柏南克先生的降息行為會讓世界陷入崩盤危機。隨後葛林斯潘先生也對柏南克先生的降息行為提出了嚴重擔憂。到 2009年3月份柏南克先生推出美聯儲有史以來最大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當時本人提出柏南克先生做法無疑是讓全球長期利率上升,是讓世界陷入第二次大崩 盤。
 
短短三個月的時間,美國、英國、歐洲都出現了長期利率快速上升的問題。近日葛林斯潘先生談論—長期利率上升的問題。而柏南克先生卻在美國國會談論美國應該控制財政赤字。
 
美國財政赤字的控制有二個先決條件:
(一)美聯儲對美元價格的穩定;
(二)美國政府的稅率與支出的最優方案。
 
現在全球最忙碌的人是—美元套利交易者,他們的交易理論是根據柏南克通膨價格。他們借入美元,投機在石油、歐元、澳元等,投機新興市場股市。美元套利交易者與日元利差套利交易者的目標是截然不同的,一個是柏南克通膨價格,一個是日元與高息貨幣之間的利差,所以產生的市場結果也截然不同。
 
一個日元利差交易者購買了一筆美國抵押貸款債券,一個美國家庭因此有了一棟貸款的房屋,這個美國家庭就會努力工作,隨著努力工作與美國房產市場 回升,這個美國家庭開始大量消費,美國企業家們開始擴大資本支出,美國政府從企業資本支出中獲得稅收。所以日元利差交易者可以在2001年—2006年長 時間生存並繁衍。
 
而美元套利交易者是投機石油、貨幣與流動性好的股票市場。所以短短幾個月,石油價格上升了一倍,接近70美元/桶。歐元區企業現在是面對 高油價與堅挺的歐元匯率,這樣歐元區的資本支出會出現問題,歐元區的失業會上升,歐元區的政府赤字也會上升。同時,美國地區因為大量美元外流,而引起長期 利率上升。美元長期利率上升會嚴重影響企業資本支出,這樣失業就進一步惡化,再迅速傳導至美國財政再進一步惡化。
 
現在的問題是:柏南克與中國央行能夠拉低美國長期利率的彈藥有多少?
 
2009年第一季中國央行又大量購入美國國債,而中國購買美國國債資金來源是大部分從其它貨幣部位轉換成美國國債部位。柏南克先生這種進一步惡 化全球就業市場的貨幣政策,未來必然導致中國央行的外匯儲備收入減少。去掉1.4兆美元部位,去掉中投已經投出的1千億美元股票資產,去掉可能準備購買 IMF債券500億美元,再去掉對俄羅斯以及短期貨幣拆借並購所需1千億美元。中國央行手中拼命美國市場的彈藥已不足4千億美元,4千億美元去對抗柏南克 通膨價格的美元套利交易者們。世界的倒計時已經開始了。
 
傅理曼、柏南克、克魯曼批評1930年—1936年美聯儲犯了嚴重錯誤。可現在的問題是1930年—1936年的美聯儲是確保非常低且穩定的長 期利率價格。1933年羅斯福先生改變胡佛先生政府不干預經濟政策,美國就業市場與私人資本支出在1934年立刻出現迅速回升。何以現在貨幣主義者所試驗 的理論在現今美國卻不如1934年代的反應呢?資本市場可以大量衍生因應柏南克通膨價格而產生的美元套利交易員,私人資本支出也會大量衍生出對於柏南克通 膨價格恐懼者。因為美元現在是全球經濟交易體系中唯一價格參考標準。柏南克先生現在的責任應該是穩定全球參考價格,這樣才不會引發資本市場與私人資本支出 的錯誤配置。
 
如果長期利率真的走高,假若新興市場在已發生錯誤配置中構建了系統性風險,那麼柏南克先生將引發美聯儲有史以來第一次面對的—「信用風險」。
 
這個信用風險會迅速擴散至美國嬰兒潮中的每一個人,這群7800萬人是當今全球最富有的人群。他們持有全球最大股票部位;持有全球最大債券部位;持有全球最大房地產部位。如果美聯儲未來沒有信用風險,那麼這群7800萬全球最富有退休人群會在今後三十年時間逐步分攤套現現有資產來養老休閒。如果未來美聯儲信用風險上升,那這群7800萬人會像2007年9月份 — 2008年底的日元利差套利交易者一樣短時間瘋狂套現資產。這群7800萬美國富有嬰兒潮的能力在20兆美元 —— 30兆美元,將遠遠超過柏南克先生在2007年9月份幹掉的日元利差套利者的破壞力。
 
如果是這樣,已經不應該這麼說了,看看美國、歐洲、英國等地長期利率走勢,看看許多新興市場的財政失控,人類正被柏南克先生帶進一場失業與資產崩盤,當然還有將為此出產的—區域性戰爭。
 
2007年美聯儲、歐洲央行、日本央行、中國央行與IMF的重要任務與責任是什麼,就是如何調控好2001年—2006年積累的十幾兆美元日元利差交易者的部位。2007年中國央行在嚴厲反擊通貨膨脹,因為豬肉價格上漲太快,但中國地區汽車價格、家電價格、紡織價格是出現小幅下跌。2007年歐洲央行也在嚴厲對抗通貨膨脹,是因為食品價格與能源價格上漲過快。這些全球中央銀行家在2007年根本就不知道十幾兆美元日元利差交易者的部位會在自己的貨幣政策中發生什麼反應。今天,2009年6月,柏南克先生與全球其它國家中央銀行,還有IMF的重要任務與責任是什麼—如何確保美國嬰兒潮這7800萬老年人退休過程中的幾十兆美元部位安全地在未來30年時間中逐步分散套現。所以問題的核心是,柏南克、克魯曼、歐洲央行、日本央行、英國央行、中國央行與IMF知不知道他們的共同責任與任務。這是人類文明是否繼續生存的問題。
 
房地產商的思想
 
葛林斯潘先生為美國建造了大量過剩的房屋市場,有可能未來二、三十年內美國都不會有房地產商的「思想」。未來美國拉美裔人口與亞洲裔人口將飛速 上升。到2050年美國非拉美裔白人人口會下降至50%。這些迅速增長的拉美裔、亞洲裔與非洲裔人口應該好好謝謝葛林斯潘先生,為他們創造的沒有房地產商 思想的房屋市場環境。當幾年後一個拉美裔人口家庭擁有一棟便宜的房屋或美國的福利房後。這個居住在葛林斯潘建造的房屋中的美國拉美裔家庭首先會去尊敬上 帝,因為這是上帝賦予的。這是葛林斯潘的遺產。不過未來是歐巴馬的「思想」,還是葛林斯潘的「遺產」,或者當前更重要的是柏南克的區域性戰爭,人類文明的 停滯或許已經出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v1977 的頭像
inv1977

inv1977

inv19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