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罗. 保尔 2006 年4 月27 日
  罗 .保尔先生是得克萨斯州共和党议员
  翻译 魏无忌
  财经新闻甚至网络新闻已经开始定期报道黄金价格。在1980 年到2000 年的20 年间,黄金价格很少被新闻提到。它们基本对它没兴趣,金价或者下降或者依然稳定。
  然后自从2001 年起,新闻媒体对黄金的兴趣随着它的价格上涨开始猛升。现在价格超过600 美元一盎司,更多的人开始对黄金感兴趣,把它作为一种投资和经济指示器。
  黄金价格从2001 年的250 美元一盎司涨到今天的超过600 美元一盎司已经吸引了投资者和投机者进入贵金属市场。尽管很多人已经获取了很多利润,但买黄金不应该被吹捧成一个好的投资。毕竟,黄金没有利息,它的质量从不改变。
  更精确的说,一个人投资于一个开采金或银的公司,这个公司的管理、劳动力成本等都在确定投资质量和所获取的利润上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
  买入黄金并持有类似于把储蓄换成100 美元然后藏到床垫下。黄金和美元都被认为是货币,持有货币并不被认为是一种投资。然而其间有很大差别,因为持有纸币的话会丧失购买力。而商品货币的购买力比如黄金会上升,如果政府使得流通中的法定货币贬值。
  对于政府将货币贬值的倾向来说,持有黄金是一种保护或保险。黄金购买力上升不是因为它是个所谓的好投资工具,它价值上升只是因为纸币贬值,在我们当前的情况下,它指的就是美元。
   商品货币的特征之一就是它自发的具有价值储藏功能,金和银满足了纸币所无法满足的功能。因为这个深刻的差别,当官方货币贬值的时候持有黄金储备变得很有 吸引力,它比储备法定货币更有吸引力,即使后者可以赚些名义利息。储备黄金缺乏利息不是个问题,一旦人们认识到纸币购买力贬值的速度超过了利率下降速度。 黄金购买力能够升的比生活成本还快。这一点是很多人买入黄金来作为贬值货币的对冲的原因,而不是作为一个投资工具。相对于其他国家的公民,美国人对这一点 的理解比较少。一些国家深受通货膨胀之苦,通胀可以破坏这些国家的货币。美元的贬值相当阴险,普通美国人还不明白这是怎么发生的。例如,很少美国人知道, 看起来也不关心, 1913 的美元现在只值4 美分。官方的态度来说,我们的中央银行家和政治家们表示并不担心我们设定的方针对我们的经济和政治体制构成了巨大威胁。只要管理得当,被创造出的货币有助 于创造经济奇迹的信仰在华盛顿根深蒂固。
  很多方面来说,对于不健康体制中的这种信仰我们不应感到吃惊。因为至少四代我们政府主管的大学系统鼓 吹货币主义。不仅如此,纸币在过去35 年里起的作用好的令人吃惊,这35 年里世界已经接受了纯粹纸币作为货币。艾伦. 格林斯潘吹嘘说,这几十年中央银行家们已经获得了必要的知识去让纸币变得就好像(金属)货币一样。这消除了让黄金重新去作为货币的问题,并且使得政客们从 一个被强加的刚性黄金规律里解放出来。
  很多中央银行家在最近15 年里变得如此自信,认为他们已经取得了里程碑式的成就,以至于他们卖光了黄金储备。同时通过人为压低黄金价格,他们努力证明纸币的作用胜于黄金。最近的欺 骗是1960 年代,但是失败了,当时我们的政府努力人为将金价压低到35 美元一盎司。他们不能真的欺骗经济法则,很多中央银行卖出黄金,其他央行买进。有趣的是欧洲央行最近几年卖出黄金而亚洲央行们买进。
  由于黄金被证明是长久以来的真正货币,我们再次看到财富从西方转向东方,就像我们看到我们以同一方向失去工业基础。尽管财政部官员否认出售黄金储备或以其放贷,但不允许去进行审计,因此没人能够确信。
   美元像世界货币的特性允许这个游戏能够持续的久些,但事实是黄金已经从252 美元一盎司升到超过600 美元,意味着存在对美元前途的担忧。黄金价格越高,对美元的担忧也越高。我们应该讨论的是美元贬值,而不是专注于黄金的美元价格。1934 年,一美元等于1/20 盎司黄金,20 美元可以买一盎司黄金。今天一美元等于1/600 盎司黄金,意味着600 美元才能买一盎司黄金。
   美联储和分支储备银行系统创造出的美元数量,是确定市场如何评估美元和黄金关系的关键。尽管它们之间有很强的关联性,但这种关联性并非即时和完全可预测 的,有许多变量需要考虑,但从长期来看,黄金的美元价格代表了过去货币供应的膨胀。同等重要的是,它代表了未来多少新货币被创造的预期。那也代表了对我们 货币当局和政治家们的信任,美国人民正在对他们投不信任票。
  中央银行家们创造货币的动机有两重。一个是通过操纵利率而实践中央经济计划, 第二个是把政客们创造出来的逐步升高的联邦债务货币化。今天华盛顿没有一个人相信失控的赤字将会被控制住。仅仅在3 月,联邦政府创造了历史性的850 亿美元的赤字。现在提交国会审议的补充法案从920 亿美元增加到了1060 亿美元,每个人都知道它将不会引发布什总统的第一次否决。大部分有识之士因此认为货币供应的膨胀不仅会持续,还会加速。这种预期,加上过去15 年创造了很多新美元的事实,确保了相对于黄金而言,美元的进一步贬值。没有单一的措施来揭示美联储在最近几年做了什么或准确的告诉我们将来它会怎么做。忘 了美联储新主席伯南克口头所说的透明度吧,它不仅是我们历史上最为保密的一个部门,而且现在的美联储坚决支持向国会、金融界和美国公众否认现行货币政策最 重要的措施,国会已经表示不关心美联储报告货币供应的重要变化。
  美联储停止编纂和报告名为M3 的货币统计——在伯南克就任之前就已经计划,3 月开始。M3 是对美联储如何迅速的创造新货币和信贷的最好描述。常识告诉我们,大量创造新货币的中央银行会使得流通中的每一个美元贬值。然而我们无法得到这个报告,国 会也没有要求得到它。
  尽管M3 是追踪美联储活动的最有帮助的统计,但它决不能告诉我们我们需要知道的货币政策趋势的所有东西。我们依然可以得到的总体银行信贷数据,给了我们关于美联储 通胀政策的间接信息。但是最终市场将确切指明美联储在做什么,然后个体、金融机构、政府和其他中央银行将会采取相应行动。我们的货币供应显著上升的事实是 无法隐藏在市场中的。
  及时的反应将促使美元贬值,而促使利率和商品价格上涨。我们已经看到这种趋势在发展,并且趋势在不远的将来还会加速。部分反应将来自那些将黄金和白银作为通用和历史性货币寻求避风港来保护他们财富的人,这意味着持有越少正在贬值的美元而持有更多的正在升值的黄金。
   上涨的金价是对央行和美元投不信任票,就好像1979 年和1980 年的情况一样。今天,金价反应了对日益增长的货币供应、我们的预算和贸易赤字、我们无储备的债务和国会以及政府无节制消费的不安。如果市场短期内被愚弄, 那它只意味着随后的调整会更剧烈,同时其他的市场失衡将会加剧。
  美联储努力使得消费者继续狂热消费,不是通过努力工作和储蓄,而是通过在股票市场和房地产市场人为的创造泡沫。当那些扭曲被发现的时候,纠正将会是非常痛苦的。
  同时,法定的货币系统鼓励投机和不健康的借贷,随着问题的发展,经常寻找外国作为替罪羊,这促使很多人要求改变汇率和采取保护主义措施,寻求这种解决方法的情绪每天都在不断增长。
   尽管每个人都谴责通货膨胀、贸易赤字、经济低迷和联邦赤字,但很少人去对我们的货币系统做更深入的研究,去发现那些事情是如何相互关联的。即使人们认识 到没有货币通胀的金本位制度是有利的,但是华盛顿很少人会接受生活在黄金规则下的政治不利,因为它不利于政府的规模和权力。这是当今政治的一个悲哀注解。 对政府消费、借贷和通胀最好的类比是吸毒者:他知道如果不戒毒就会死亡,但是他不能戒毒因为戒毒去克服依赖性的成本太大。正确的选择是困难的,但是继续吸 毒确定病人将会死亡,我们对赤字消费、债务和通胀上瘾将会注定经济的崩溃。
  精神勃勃的支持美元的特殊利益集团想使这个系统永久长存而不是 承认是在危险的吸毒。那些支持给与穷人福利、中产阶级权利或者军工公司军事合同的人,都同意美联储增发美元的权力带来好处。从我们的储备系统中获益的银行 家们从不批评美联储,特别是当危机来临的时候,它是金融机构可以求助的最后的贷方。
  但美联储不能做的是保证市场保持对美元价值的信心,现行政策确保了美元的诚实信用将被削弱。当这一点发生的时候,引发的对金融系统的破坏无法确切的知道,但它正在到来,地平线上已经有大量的迹象。
   外交政策在经济和美元价值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穷兵黩武和帝国式的外交政策不能通过直接征税来获得支持,在金本位制度下,美国人民永远不会容忍纳税去支付 眼前的海外战争费用。借钱和创造新的货币是政治上极好的选择,它隐藏了推迟了真正的战争成本,人民被麻痹了,特别是由于我们发动战争是基于爱国主义、扩展 民主思想和反恐。不必要的战争和货币政策紧密相联,而金本位则鼓励明智的外交政策。
  战争成本害处极大,通过促进消费、赤字和通胀,它显著的促进了国家经济不稳定。那些用来发动战争的钱本来可以用在经济发展来促进现在失业、半失业和生活在边缘的美国人民的生活。
  然而战争成本可能伴随着税收增长而有助于支付战争费用,这是因为尽管纸币美元理论上没有价值,但是价值是被国际金融社会赋予它的信任。对一个货币主观的信任能够削弱对政府政策的客观认识,但是只在一个有限的时间段内。
  经济力量和军事实力有助于促进对货币的信任,今天世界对美元的信任不是轻易得来的,因而是脆弱的。美元在1971 年以前被当做黄金的历史,有助于人为的保持美元价值高于它实际应有价值。
   当保持我们世界范围内军事承诺的支出受到抑制的时候,外交政策加剧了美元危机,通胀压力也加速了。但是当世界认识到国王已经没有衣服的时候,真正的危机 就要来了。因为美元没有了支持,我们面临着一个比已经在伊拉克经历过的更大的军事挫折(指伊朗)。一旦对美元的攻击开始,我们象征性的朋友可能迅速变成口 头的敌人。
  对美元的错误信赖曾经有助于我们,但是恐慌和拒绝美元将发展成真正的金融危机。然后我们别无选择,除非勒紧腰带回去工作,停止 借贷开始储蓄,重建我们的工业基础,大部分美国人调整到一个较低的生活水准。伪造国家货币是严重的攻击,美国的创建人对于避免与欧洲货币相联系的混乱、通 胀和破坏特别坚决,那就是宪法明确说明只有金银是合法货币的原因。 1792年《货币法案》授权可对伪造货币的任何公民判处死刑,然而糟糕的是他们没有明确政府官员"伪造"货币也有害于经济和美元价值。
  战 争时期,很多国家实际上在伪造美元来削弱美元,但是从未达到灾难性程度。敌人知道过量创造新货币对美元和我们的货币多么有害,但是好像我们从未了解到创造 新货币的危害。我们不需要一个阿拉伯国家或中国伪造货币来削弱我们的制度,我们自己这么干了,如果其他国家像我们那么干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今天我们听说 一些阿拉伯国家、穆斯林国家或远东国家的威胁,它们削弱美元体系不是通过造假币,而是通过创建一个基于黄金为基础的替代性货币体系。那不是很讽刺吗?这样 一个事情理论上会极大的伤害我们,这一天可能会来,与其说是对美元体系的直接政治攻击,不如说是处于再次恢复对货币信任的需要。
  历史上,纸币从未持续过很长时间,而黄金已经经历了数千年政治驱动和大政府的攻击而仍然存在,世界将会通过创造一些像黄金一样的货币来恢复对货币系统的信任。
   黄金或者其他可接受的商品货币(金属货币),被要求维护自由。创造法定货币(纸币)的政府系统的垄断控制确保了自由的丧失。无论我们的穷兵黩武的意图被 描述的多么好,无论对于穷人的承诺被多好的推销,通过膨胀货币供应来支付帐单使得政府变大。帝国总是失败,支出总是超过需要。没有意识到的伤害性后果是法 则而不是例外,对于穷人的福利是无效和浪费的,受益者很少是穷人自己,而是政客、官僚或富人。同样的事情适用于所有外国援助,它不过是从富国的穷人那里盗 窃财富然后给穷国的富裕领导人。无论是战争还是福利支出,它总是意味着高税收、通胀和债务。无论它是从生产性经济里吸取财富、通过利率操纵扭曲市场还是支 付战争或福利费用,必须要侵犯个人自由才能发生。
  国内对于贫穷、恐怖主义、毒品和外国统治者的战争给了独裁者机会去扩大权力,给了那些不认为是侵犯公民权的个人去谈论自由。他们相信他们的角色是保护政府秘密而不是保护公民隐私。不幸的是,那就是我们今天所生活其中的气氛,对《权利法案》毫不尊重。
  尽管政府垄断货币系统带来了巨大的经济伤害,但是与之相连的自由的丧失也是同样麻烦的。正像帝国是根据人力自我限制的,基于虚幻和欺诈的货币系统也是如此。当结局来临的时候,我们被赋予机会去再次在诚实货币和自由以及混论、贫穷和独裁中选择。
   法定货币系统造成的经济伤害是广泛、危险和不公平的。尽管失控的通胀也对几乎每个人造成了伤害,但是它对某些阶层来说更阴险。一旦通胀被当作税,很清楚 税收是惩罚穷人和中产阶级甚于富人和政治特权阶层。中央银行扩大货币供应的后果——价格通胀,最先和最重的伤害穷人和贫困线边缘的工人。它特别惩罚储蓄 者、退休者、固定收益和任何相信政府承诺的人。小的公司和个体企业受到比货币贬值前大量借贷的金融精英更大的损失。那些接受政府合同特别是战时的军工复合 体收到了本不应得到的利益。
  责备高汽油价格和石油价格是错误的。如果我们征收新税或固定价格而忽视通货膨胀、公司补贴和过度管制,短缺将会出现,市场是确定任何商品最好价格的唯一方法。供求法则是不能否定的,当政府计划者给能源公司补贴并支持一种能源甚于其他的时候,真正的问题就会出现。
  能源价格上涨有很多原因:通胀、中国和印度需求上升、侵略伊拉克导致的供应减少、由于预期我们试图更迭伊朗政权造成的混乱、汽油生产的管制性限制、政府对于自由市场上替代能源发展的干预、对于大时候公司的补贴等。
   有意思的是,石油天然气的成本事实上高于我们所支付的零售价格。国防部大部分预算花在保卫我们的石油供应上,如果这样的支出被算入的话,我们为每加仑汽 油所支付的成本可能超过5 美元。悲哀的讽刺是寻求廉价石油的军事努力不可避免的产生了相反的效果,实际上是在减少供应提高价格,在授予在伊拉克工作的大公司合同的过程中产生的欺诈 和浪费只会加剧价格上升。
  当现行条件下的问题出现时,谴责小部分依然起作用的自由市场是个严重错误。去年夏天在卡特里娜飓风之后,市场运行有 效,汽油达到了3 美元一加仑,但是很快供应增加,消费量下降,价格回归到2 美元。在1980 年代,市场力量把石油价格从40 美元带回到10 美元每桶,没人关心走向破产的石油公司。今天价格的上升是由于上述原因,很自然,劳动力寻求最高工资,企业寻求最大利润,那就是市场工作的方式。当自由市 场被允许起作用的时候,是消费者最终确定价格和质量,工人和企业适应消费者选择。一旦这个过程被政府扭曲,价格过分上升,劳动力成本和利润被消极的影响, 问题出现了。不是解决问题,煽动性政客要求增加所得税和价格控制,从不去问以前政府的干预是如何引发整个混乱的。不要去说高油价和利润引起了通胀,是货币 供应膨胀引发了高价格 !
  由于保持利率低于市场水平等于美联储创造新的货币,导致的商业周期、高生活成本和就业职位损失都能归因于美联 储。这种负担打击穷人最为严重。关于被所得税创造的收入的统计基本是误导性的,现实中,通过我们的被设计来帮助穷人和对富人征税的福利或战争系统造成了更 多的伤害。只有健康的货币能够纠正这种破坏性制度的不公正。美国的创始人们理解这种巨大的危险,糟糕的是,他们的知识和忠告以及体现在宪法中的他们的训示 今天被忽视了,尽管我们处在巨大的危险中。现在反映美元贬值的金价的猛烈上升警告我们密切关注我们的财政、货币政策和外交政策。
  金价的意义
  最近的一个头条财经新闻宣称金价上涨,因为与伊朗的冲突将进一步推高油价。这可能反映了现在的形势,但较高的金价主要反映了美联储的扩张货币政策。没有过去35 年巨大的纸币供应增长,金价上涨不会发生。
  当然中东的地缘政治事件在金本位制度下不会改变金价,尽管它们可能影响石油供应并导致油价上涨。只有当纸币供应过量的时候,人们才能预期所有或大部分价格都上涨,这只是美元贬值的反映。
  特别需要谨记如下事情:
  如果一个人支持小政府和最大化自由,他必须支持金属货币。
  对不必要战争最强烈的限制之一就是金本位。
  政府赤字财政被健康货币所严格限制。
  商业周期的有害影响事实上被诚实的金本位制度消除了。
  金本位鼓励储蓄和节俭,纸币则不。
  通货膨胀,伴随普遍的价格上涨,是纸币制度的特征。那些消费者价格指数和生产者价格指数的报告是令人分心的:真正的原因是美联储创造新货币。
  央行利率操纵帮助富人、银行、政府和政客。
  纸币制度允许通胀税被传递给穷人和中产阶级。
  金融投机泡沫是纸币的特征而不是金本位制度的。
  纸币系统鼓励了经济和政治混乱,这导致了寻找替罪羊而不是归罪于央行。
  经常采取保护主义措施来弥补法定货币系统导致的混乱。
  纸币、通胀和它们创造的条件加剧了非法移民问题。
  黄金价格明显是稳定的。
  黄金的美元价格反映了美元贬值。
  持有黄金帮助保存财富,但技术上黄金并非真的投资。
  2001年以来美元已经贬值 60 %。
  1934年美联储把美元贬值了 41%。
  1971年 尼克松 总统把美元贬值了7.9 %。
  1973年尼克松总统把美元贬值了 10 %
  那些是重大的货币事件,世界上每个有知识的人都给予了密切关注。1979 年到1980 年,采取了措施拯救美元免于崩溃,这包括严重的经济衰退、利率超过21 %和通胀率达到15 %。
   今天我们面对一个60 %的贬值,看起来好像没有人关心,它的重要性超过上面提到的三个重大事件。然而最好的反映通胀程度的措施就是美联储和我们政府对我们否认这一点。3 月起M3 也中断了报告,我更愿意看到国会要求重新编写这个报告,我完全相信美国人民和国会有权利知道这些信息。有一天我们会抱怨虚假情报吗?就像伊拉克战争一样。 我们会抱怨我们没有足够的信息来在不太晚之前采取政府的货币政策吗?
  如果曾有个时间来采取正确的货币政策,那这个时间就是今天。
  通胀,像高金价表现的那样,把财富从中产阶级传递到富人阶层,真正的工资下降,而CEO 们、电影明星和运动员的薪水则随着军工复合体、石油工业和其他特殊利益集团的利润火箭般上升。
  剧烈上升的金价是对国会控制预算的能力、美联储控制货币供应的能力和政府带给中东稳定的能力投了不信任票。
  最终,金价对现行货币和政治家治理国家的能力是个信任指标,这已经很久了,并且将来也不会改变。如果我们关心金融体系、税收体系和我们累积的巨大债务,我们必须开始讨论金属货币本位的好处和规则,这让政府和央行绝对不能胡乱扩大货币供应。
   经济法则要求在某些时点上进行改革,但是我们应该等到一美元等于一盎司黄金的1/1000 或1/2000 吗?我们等的越长,越多的人受损失并且改革起来越难。失控的通胀不可避免的导致政治混乱――无数国家整个20 世纪都遭遇的东西。最坏的例子就是德国20 世纪20 年代的通胀导致了希特勒上台。行动的时间到了,它取决于美国人民和美国国会的要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v1977 的頭像
inv1977

inv1977

inv19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