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有本书像火一般“燃”遍中国,高居畅销书排行榜,并且企图“颠覆”人们的传统金融观。它就是《货币战争》。

  在书中,美国的“南北战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不是政治交恶的产物,而是一些银行家为牟取暴利的策动结果;美国历届总统的更替,本质上取决于他们是否迎合这些银行家的口味与利益;国际金融集团才是控制世界经济和政治的真正主宰者!

  1929年的“经济大萧条”、上世纪70年代的“石油危机”乃至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不过是那些银行家“剪羊毛”的过程。而金融市场日渐开放的中国,即将成为他们的下一个目标……

  媒体和公众被书中的描述惊呆了。一时间,恐慌与非议纷至沓来。很快有人跳了出来,说《货币战争》的唯一建树就是“吓了外行一跳”;有人则说,该书是可供消遣读读的“金融野史”;还有人宣称,尽管书中观点“耸人听闻”,但确实为许多懵懂的中国人提了醒。

  无论如何,2007年,《货币战争》让他的作者,远在大洋彼岸的宋鸿兵出尽了风头。抛开是非争议不说,有一点毋庸置疑:《货币战争》使普通大众开始关注中国金融领域的大事,也促使大家开始认真思考兜里揣的钱、银行存的款。

  2007年12月,39岁的宋鸿兵回国效力,就职于宏源证券,从事国际金融战略分析和金融创新业务。

  随着中国金融的全面开放,国际银行家将大举深入中国的金融腹地;昨天发生在西方的故事,今天会在中国重演吗?带着这些疑问,记者在宏源证券宽敞的办公室里见到了宋鸿兵。

  都说宋鸿兵是理工科出身,可如果仅从外表来判断,他更像一名隐士。儒雅中略有几分清高,态度却又非常平和,以至于记者很难把他和《货币战争》中那个充满危机意识的作者联系起来。

  “希望有人与我共鸣”

  宋鸿兵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对别人已经盖棺定论的说法重新思考,他对规律的兴趣远远大于所有其它的事情。“我这个人有个特点,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不明白的东西我就使劲想,书上说的我总是怀着质疑的态度来审视。这使我对任何理论都用实证的态度去评判。”

  上初中时他就和哥哥讨论人类的起源问题。人区别于一切其它动物、在自然界脱颖而出的分水岭到底是什么?

  常人眼里颇感“无聊”的问题却令他废寝忘食。除了大量阅读各种资料,他把研究地质学的父亲、研究古生物孢粉学的母亲和研究地球物理的哥哥一起卷了进来。与大人一起争论和研究,宋鸿兵觉得天底下没有比这更有意思的了。

  上了高中,喜欢挑战的宋鸿兵对理论物理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度梦想成为理论物理学家。可是阴差阳错,宋鸿兵大学学了自动控制,而赴美留学的专业却是信息工程和教育学。

  然而喜欢另辟蹊径的个性却把他推上了另一条道路。

   在美国学习的课余时间里,宋鸿兵的爱好开始转向美国历史、经济与金融等领域。但宋鸿兵很快发现金融专业与他非常钟爱的物理学有很大差别,“怎么就没有一 个类似经典物理学中的三大定律呢?金融教科书里的数字和图表倒是不少,但跟三大定律就不是一个智慧层次的东西。”在他看来,真正深刻的东西应该是简明扼 要、逻辑清晰的。比如货币究竟是什么,货币的基准价值尺度如何衡量,宋鸿兵始终没有找到令自己满意的说法。

  大学毕业后,宋鸿兵就职于美国最大的非银行类金融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公司,从事金融衍生工具的税务计算分析、资产抵押债券的风险评估等工作,有了最直接的金融经验。宋鸿兵开始对这些问题有了自己的想法。

  “我对货币的本质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但却孤掌难鸣。”宋鸿兵说,“这也是我写《货币战争》的一个基本动力,希望有人能跟我产生共鸣”。

   “因为我发现很多人只讲供求关系决定价格,但是这个结论有个隐含前提,即只有在货币自身供求稳定的前提下才成立。反之,在商品供求关系稳定前提下,如果 货币供求关系不稳定,那么物价也必然不稳定,但这点却被很多人忽略了。比如,猪肉价格上涨一方面可能是因为猪肉供不应求,另外一方面也可能是货币供应量超 过了需求量。目前在世界范围内普遍出现通货膨胀问题,我觉得就不是因为个别商品供求失衡了,问题很可能出在世界范围的货币供求失衡上。”

  预言了次级债危机

  去年夏天美国爆发的次级债危机已经引起全球金融市场的震荡。早在2006年,宋鸿兵已经根据自己接触到的次级贷款第一手数据,预测了次级贷款市场危机的可能性。

  “次级债危机本身是件奇怪的事。我只是个普通金融从业人员,如果我都能在2006年预测到这场危机,美林、花旗银行、摩根士丹利等金融机构和美联储等金融监管部门,在能够接触到大量第一手资料的情况下,真会看不出来吗?”宋鸿兵开始质疑次级债危机发生的潜在原因了。

   “既然次级债危机会发生,为什么没有人站出来提醒?也没有人阻止危机的发生?难道这些老板不怕亏钱吗?这是第一个疑问。第二个疑问,既然大家都在亏钱, 钱亏到哪里去了?涉及到上万亿美元的资产都不知所终,到底谁在赚钱?第三个疑问,目前我们对整个国际金融机制并不了解,尽管美国一再标榜其金融体系是透明 的,可是如同微软的操作系统一样,会不会有系统的漏洞大家并不知道?这些都是疑问。”

  于是,按照宋鸿兵的推测,次级债危机的真相可能是另一种情形:英、美各大银行的利益关系人设立海外离岸对冲基金,利用次级债危机互相倒账,把巨额利润藏到海外不受任何监管的对冲基金账户上;在绝大多数民众损失惨重的同时,而金融巨鳄却在大发横财。

   用宋鸿兵的话来说,“也许很多年后,我们才发现美国的次级债危机其实是一场洗钱的骗局。如果说当今世界的金融‘操作系统’中藏有后门,不受任何政府监管 的离岸基金可能就是一个金融黑洞。透明规则的阳光照不到的暗点有时会很要命。在没有彻底搞明白其中奥秘之前,中国的海外投资应该谨慎。”

   宋鸿兵说的离岸基金,是指不在注册地进行投资运作的基金。离岸基金的注册地通常为英属维尔京群岛(BVI)、开曼群岛(Cayman Islands)及百慕大(Bermuda)等离岸群岛。基金选择在这些地区成立,通常是因为这些地区对于基金的监管相对松散,当地政府豁免该基金来自非 当地收入的税收;有的地方还准许基金成立后可向全球公开发售。

  也许有一个事实能够间接说明宋鸿兵推测的可能性。前不久,德国总理默 克尔曾表示希望对海外的离岸基金加强监管。此言一出,立刻受到了包括很多银行在内的国际金融界的强烈反对,博弈的结果是默克尔最后被迫取消这一建议。此地 无银三百两,国际银行家们对于离岸基金的重视可想而知。

  “海外并购可以暂缓”

  近年来,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工商银行等纷纷上市融资,形成了银行上市风。前不久中国农业银行也不甘落后,宣布2010年前要上市。宋鸿兵说,“银行上市本身没有问题,但是上市增加了金融风险,因此一定要重视透明度和公平度两个原则。”

  “我认为,金融开放一定要对等开放。如果我们的银行纷纷上市,对于增加融资是有好处的,但是在外国银行纷纷持有中国的银行股份时,我们一定要坚持对等原则。”

  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姜建清去年底曾表示,由于次级债危机的影响,现在是中国银行业到海外并购、加紧国际化布局的好时机;现在进行海外并购,相当于“半价买银行”。

  对于中国银行业以海外并购实现国际化的方式,宋鸿兵表示赞同,但他同时提醒,现在未必是海外并购的最佳时机。

   以美国银行的投资为例。2005年6月,美国银行投入30亿美元成为中国建设银行的战略投资者。现在,美国银行持的这些股权按市场价格计算已经上升到 190亿美元,从账面价值来看,增加了160亿美元。按照当初的协议,美国银行还可以选择把在建行持有的8.5%股权上升为19.9%,这个选择若兑现又 可折合约160亿美元。两者相加,美国银行在中国建设银行的潜在获利共约为320亿美元,而其自身次级债造成的损失只有40亿美元。因此,美国银行首席财 务官普莱斯表示,目前该行的损失完全在“可控制范围之内”。

  宋鸿兵预测:“在次级债危机愈演愈烈的情况下,最严重的危机有可能在今 年3月到6月发生,因为那个时候,美国的家庭因利率重设而出现的违约率将达到历史新高,美国金融市场势必大乱,股市受其影响很可能会大幅下跌。同时由于香 港股市同美国股市联动,香港港股会受影响,进而间接影响国内A股市场。”

  因此宋鸿兵认为,“关于中国银行业海外并购的事情可以暂缓。如果真要投资,也应该是今年3月到6月股价跌到谷底之后再考虑。”

  黄金才是硬通货

  在《货币战争》中,关于如何应对国际金融家对货币的操控,宋鸿兵建议恢复金本位制的货币体系,从而对抗金融风险。一言以蔽之,黄金才是货真价实的硬通货,他还预言“只要美元长期看跌,黄金则必然长期看涨。”

  最近英美主流媒体也几次三番提到黄金重新货币化,宋鸿兵认为这不是偶然的。

  2005年宋鸿兵创作《货币战争》时,金价是每盎司450美元,该书付梓是2007年6月,当时的金价是每盎司650美元,到去年12月金价涨到每盎司750美元,现在已经涨到了每盎司900美元。

   宋鸿兵分析说,美国目前的GDP是每年13万亿美元,GDP的增长率是3%;而债务大约是50万亿美元。以最低利息5%计算,GDP增量负担不了债务的 利息,美国只能通过不断增加货币供应量,以贬值的手段赖帐。而黄金是以美元标价的,美元贬值黄金必然涨价。从长远来看,没有长盛不衰的帝国,也没有永远坚 挺的货币,美国和美元也不会例外。

  “现在的人们看不透黄金的未来价值,这个现象将成为以后历史学家们百思不得其解的课题。”宋鸿兵说。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 白菊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v1977 的頭像
inv1977

inv1977

inv19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