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张庭宾,第一财经日报社副总编辑。时间:2007年9月15日。地点:上海苏河艺术。嘉宾:宋鸿兵,《货币战争》作者。陈坚,国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沈思玮,上海交通大学经济战略研究所副教授。

  按照现在货币增发的量来计算,存钱是无法依靠利息来抵冲通货膨胀的。金融系统在通货膨胀中获利最大。实际上是把离银行系统最远的人手中的财富转移到离银行系统最近的人

  当人们对美元资产发生动摇的时候,黄金、白银必然会涨价。当百姓对美元产生动摇的时候,就不会再信任任何货币,转向黄金、白银

  经过改革开放以来快速的发展,我国经济、金融实力越来越强,有些国家越来越担心中国会不会成为既有的国际规则的挑战者。而消灭挑战者的最好办法是要求中国金融全面开放,并通过大起大伏的金融危机周期俘获该国金融体系。这就是另一种战争,即货币战争或者叫金融战争

   宋鸿兵先生的《货币战争》甫一问市,立即引发了众多媒体的热评,也引起国家有关部委的高度关注,尤其是引发了财经界与学界的热烈争论。日前在《第一财经 日报》、中信出版社、上海若邻网络联合组织下,宋鸿兵先生携《货币战争》来沪发表演说,并与上海的部分学者和企业界人士进行对话和交流。

  有什么办法能够保护我们挣来的钱?

  在这次小型论坛上,宋鸿兵指出:很多人不知道美联储是个私有性质的机构。对于“央行本身是中性的,主要保证货币政策的独立性”的认识,宋鸿兵则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谁拥有中央银行,谁就掌控了金融市场。美联储有很多内幕操纵。

  宋鸿兵表示,美联储负责美国整个的发行制度,事实上影响世界。它完全独立,不对政府或国会负责,无人监督、审核,也就是三权之上还有第四权,如果有人能够控制货币发行,那么现在金融市场的基本理念就出现问题了。

   在美国不是美联储要向总统汇报,而是总统应该向美联储汇报。中央银行的权力某种程度上大于总统的权力。这样的制度存在问题,一是利益冲突问题。商业银行 是央行成立最主要的推动力量。当时的商业银行控制着美联储。在制定货币政策中,这些人是真正制定策略的人,他们早于市场的参与者知道政策的变化,利率政策 变化的先知权使他们拥有种种赚钱的机会。二是公平性。商业银行如果用自己的钱来发行货币,不构成任何问题,但事实上银行是以国债作为抵押来发行货币,国债 是未来收益的承诺,这涉及到公平性和道德风险的问题。

  布雷顿森林体系时期美元是和黄金挂钩,它的币值是非常稳定的。从上世纪30年代到 现在,它真正的购买力已经下降了90倍以上。从1970年到现在,尤其是最近十年,现在它的购买力是越来越弱,黑市上做美元的黄牛都下岗了,这也是美元加 速贬值的过程。美国的房地产最近也涨得很厉害,上世纪70年代6万美元的房子现在的价格是40万美元,内在价值没变,实际上是货币不值钱了。现在人民币和 美元都一样,购买力在快速下滑。

  美元近十年来加速贬值,如果国债用未来作为抵押,实际上购买力就必然下降。通货膨胀的两个结果是购买力下降和社会财富的重新分配。如果了解这样的运作机制,我们该怎么办?有什么办法能够保护我们挣来的钱?

   宋鸿兵说,按照现在货币增发的量来计算,存钱是无法依靠利息来抵冲通货膨胀的。金融系统在通货膨胀中获利最大。中央银行在印刷货币。美元流通中只有3% 是在流通中的货币。信用货币会越来越多,而不是纸币。比如存100元进银行,银行可以扩大到190元用于贷款,银行就相当于在印钞票,离银行系统越近的行 业、贷款最多的行业实际上获利最大,完全不找银行贷款的人受损最大,实际上是把离银行系统最远的人手中的财富转移到离银行系统最近的人。

  百姓要对现在的金融系统有所理解。钱和财富之间是不完全一样的。财富的拥有是指你拥有产品、服务。拥有钱本身并不意味着拥有等量的财富。货币和财富之间不完全是一个概念。当你收到钱的时候,不要被货币的数量所迷惑,最重要是看你拥有的产品和服务。

   人民币对于真正的财物它是贬值的,为什么对美元来说它是升值的呢?因为美元贬值得更厉害,所以应该从财富的角度考虑,人民币实际上是在贬值。人民币、美 元、股指都泡沫化,也即学术上的资产通货膨胀。泡沫化问题严重,都会导致房地产等被高估的问题,我们就应该寻找被低估的地方。

  对通货膨 胀最稳定、最有效的指数是黄金的价格,包括资产,也包括物价的因素,它是最综合的,所以如果用黄金价格来做测算,是最能反映通货膨胀的。所有黄金的价格要 被严格控制。一旦黄金的价格上升,欧洲银行就会拍卖黄金来压制它的价格。宋鸿兵认为现在的黄金价格被低估了。真正美元的通货膨胀实际上是现在黄金价格数字 的至少2倍。如果用黄金进行类比,那么黄金的价格现在至少被低估了50%。

  当一个国家对其纸币发行制度发生怀疑的时候,纸币就会贬值。

   当人们对美元资产发生动摇的时候,黄金、白银必然会涨价。当百姓对美元产生动摇的时候,就不会再信任任何货币,转向黄金、白银。今年很多欧美媒体都对此 进行了报道,有篇文章直接提出了主权货币终结这样的观点,也就是说各国中央银行的制度现在都失灵了,很可能像1929年出现大衰退。这是我们看到的对美国 金融最大的警告。

  货币发行恢复“金本位制”不可能

  对于宋鸿兵先生的观点,国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陈坚却认为,在全球经济发展到今天这样一个宏大规模的状况下,货币发行要恢复“金本位制”几乎是不可能的。

   陈坚说,首先,各国政府是不会同意恢复“金本位制”的,因为这种制度会严重制约政府通过发行纸币来调控经济的权力。所以,不会有哪一个国家的政府(或者 央行),特别是经济大国,会同意恢复“金本位制”。当然,政府行为的背后是社会的经济活动本身对一种富有弹性的货币发行制度的需求,在“金本位”制度下, 有限的货币供应量根本满足不了一个大国乃至全球经济对货币的需求。

  其次,老百姓也不会喜欢“金本位制”的恢复。在现实生活中,对普通老 百姓来说,大家对采用哪一种货币制度,关注度是不高的,无论是做生意还是过日子,大家都希望拥有一个比较宽松的、自由的环境。大家关注的是自己的生活水平 和质量的不断提高。以中国为例,改革开放以来,大家的生活水平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对现有的货币制度已经比较适应了,不存在改变这种制度的念头。

   关于现有货币发行制度的弊端,可以通过加强监督和制约等手段予以完善,陈坚认为,随着货币的过量发行、随着其弊端的不断暴露而引起人们的重视,但不会回 归到“金本位制”的轨道上去。在纸币超量发行的时代,如何避免被人“剪羊毛”的问题他是非常赞同的,他认为这个问题的本质是如何正确理财。把黄金投资作为 个人理财的一个组成部分,是有其合理性的。

  中国应该警惕货币战争

  就宋鸿兵在《货币战争》中提出的美元主导世界金融的风险,上海交通大学经济战略研究所沈思玮副教授深有同感。沈教授强调:美国是一个资源高消耗国家,原材料价格的上涨难堪重负,为了直接获得石油资源不惜诉诸军事手段,陷入

   伊拉克泥潭,高油价以及军事支出的剧增导致美国经常项目赤字剧增,美元大幅度贬值。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并不想解决自己的问题,反而借助于美元的国际地 位,变本加厉推进世界金融一体化与政治一体化。本质上,是要求世界各国对于美国所制定规则的全面履行,这就是美国所推行的“规则对于美国以外的国家是外生 的,对于美国则是内生的”。

  所谓“政治一体化”就是指世界各国应该接受“美国两党轮替执政的民主模式”,并被标榜为人类普世价值观,这 只不过是另一种宗教。本质上,其目的是可以使美国更好地干预别国内政以获取最大利益。所谓的“金融一体化”就是金融自由化,本质是美国通过美元从世界各国 融资,再通过政治、军事、金融手段低价购买别国资产,来获得最大利益。沈教授表示,我们可以看到,我国在海外上市的公司发行价格总是很低,在国内发行价格 总是很高。我们也可以看到,中国外投公司高价买入黑石优先股,而黑石又买入蓝星公司股权,我们为什么不自己买自己的股权呢?本质上是由于如果你不对美国让 渡利益,国际市场不允许你参与,这又是什么逻辑呢?

  随着金融自由化的推进,世界金融市场越来越脆弱,本质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承受全世界资本的冲击。但全世界的资本决不会冲击美国,因为美国金融机构掌管着全球美元,美国次级贷危机,美元不跌反涨,这就是金融霸权的含义。

  经过改革开放以来快速的发展,我国经济、金融实力越来越强,有些国家越来越担心中国会不会成为既有的国际规则的挑战者。而消灭挑战者的最好办法是要求中国金融全面开放,并通过大起大伏的金融危机周期俘获该国金融体系。这就是另一种战争,即货币战争或者叫金融战争。

       第一财经日报 张昌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v1977 的頭像
inv1977

inv1977

inv19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