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预言,欧美金融市场的确存在着继续恶化的可能性,金融海啸第二波必将爆发。在这样一个重大的历史时刻,中国应该充分解放思想,确立中国未来的发展模式,在即将到来的“战略拐点”上勃然而兴

   今年2月下旬,在环球财经研究院成立的新闻发布会上,宋鸿兵阐述了“金融海啸第二波即将到来”观点。宋鸿兵站在台上演讲的时候,台下的工作人员却将此前 发给记者们的新闻稿收了回去,理由是要对新闻稿中的错误进行修改。会后,《中国新时代》记者了解到,新闻发布会主办方之所以如此谨慎,是因为担心宋鸿兵的 预言和高层“保持信心”的要求不符。

  宋鸿兵曾经在《货币战争》一书中,成功地预测出欧美国家将爆发金融危机。靠《货币战争》一“战”成名之后,2007年年底,宋鸿兵从美国回到了中国。这之后,他一直在做关于全球经济走势的研究,希望能够给投资者提供一个独特的观察全球市场的视角。

  在本次新闻发布会上,宋鸿兵进一步预言,欧美金融市场存在着继续恶化的可能性,“金融海啸第二波”将于今年二三季度到来。

  “金融海啸第二波”的预言经媒体迅速传播、放大,让本来就被经济危机弄得惶恐不安的人们,再一次绷紧了神经。而事实上,在本次新闻发布会上,宋鸿兵演讲的题目是:“确立中国模式,迎接战略拐点”。

  联络“中国式学派”

  文质彬彬的宋鸿兵,讲话逻辑清晰。回顾《货币战争》一书的写作,宋鸿兵总结,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在美国“游学”14年的经历。如今,《货币战争》一书已经在国内累计发行了上百万册,成为近几年来,在金融领域难得一见的热门图书。

  1994年,宋鸿兵赴美留学,拿到硕士学位之后,先后在美国某公关公司、医疗业、电信业、信息安全业和联邦政府等机构工作过。2002年之后,宋鸿兵又进入美国最大的非银行类金融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公司,先后在这两家公司担任高级咨询顾问。

  由于对世界金融史感兴趣,赴美留学之初,宋鸿兵就开始着手整理世界金融的发展脉络。而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一些金融大鳄操纵资本市场,狂敛财富的事件给宋鸿兵留下了深刻印象,也让宋鸿兵产生了怀疑。

  宋鸿兵认为,单凭一家或几家对冲基金,很难做到横扫整个东南亚,横扫多个主权国家的金融体系,这背后肯定有人协调多家对冲基金联合行动,肯定有一定的协调机制和信息传递机制,并进行了精心布局和精心准备,宋鸿兵试图破解这其中的潜规则。

   于是,他利用在美国多个行业、多家机构工作的机会,认真了解美国社会的运作方式,同时到浩如烟海的政府文献、法律档案、私人信件和报刊文章中,去搜寻各 种与西方重大金融事件相关的信息,试图梳理世界金融发展的脉络和逻辑。为此,宋鸿兵牺牲了很多周末休息的时间,甚至也包括睡眠时间。

  虽然宋鸿兵在《货币战争》一书中描述了掌握货币发行权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对世界金融体系的掌控和操纵,引起了很大争议,遭来了一部份人的质疑,但宋鸿兵在该书中,也准确预言了次贷危机将爆发,以及次贷危机的性质和爆发的大概时间。

   2007年年底,39岁的宋鸿兵从华尔街回到了北京。回国发展,这无疑是宋鸿兵人生中的一个重要战略拐点。宋鸿兵告诉《中国新时代》记者,“决定回国, 现在看来,这无疑是一项正确的选择,当时我觉得需要一个团队,共同来研究全球的经济、金融问题,这样才能扩大知名度和影响力,而不是留在国外,继续单打独 斗。”

  宋鸿兵回国之后,先是担任了宏源证券结构融资部总经理。2009年年初,他又开始担任新成立的环球财经研究院院长。利用这个新的平台,宋鸿兵试图联络国内年轻的经济学人,用中国人的智慧、中国式的思维,来研究全球的经济和金融问题。

  如今,经常参与环球财经研究院活动的有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张明、商务部研究员梅新育等青年经济学家,宋鸿兵将其研究团队称为“中国式学派”。

  预警金融海啸第二波

   谈到回国的感受,宋鸿兵表示,最大的感受是变化快,在中国呆三个月相当于在美国经历一年,在中国呆一年相当于在美国呆好几年。在快速变化之中,产生了大 量的机会,但也难免会心浮气躁。为此,宋鸿兵要求自己静下心来研究问题,并且让自己的研究对于投资者的投资和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具有指导作用。

   数月之前,宋鸿兵受国内某照明设备生产商之托,帮助其预测市场发展前景。宋鸿兵认为,受经济危机影响,到2008年年底,欧美消费市场对于照明产品的需 求将会锐减90%。该生产商当时将信将疑,结果宋鸿兵一语成谶,其后欧美国家受危机影响,大幅度减少了对该产品的进口,进口额度几乎下降到往年的10%, 与宋鸿兵的预测惊人地吻合。该厂商由于及时根据宋鸿兵的判断调整了市场策略,从而避免了一场灾难。

  2008年8月,宋鸿兵首次提出了“金融海啸第二波”这个概念,与《货币战争》一书遭到的质疑类似,对于会不会出现第二波金融海啸,国内的经济学家存在着很大的争议。然而宋鸿兵却坚持认为,金融海啸必然将会出现第二波。

   宋鸿兵认为,美国现在的问题,主要表现为以花旗银行和美国银行为代表的美国商业银行体系已经资不抵债,正在瓦解。半年前,花旗银行的股票还是每股20多 美元,2月底花旗银行的股票价格已经下跌到了1.95元。正是由于美国政府大力托市,才避免了商业银行体系的全面崩溃。如果说金融海啸第一波以击倒了房地 美、房利美以及三大投行为主要标志的话,那么金融海啸的第二波就将以花旗银行、美国银行的破产及这些银行的国有化为标志。

  大多数研究者认为美国金融危机是由于缺乏流动性导致的危机,宋鸿兵却观点鲜明地指出,这次危机的真正根源是支付危机。

   宋鸿兵的理由是,目前美国的国内外债务总量已高达53万亿美元,潜在的社保医保亏空更是高达107万亿美元,而美国的年GDP仅有13.5万亿美元。二 战后“婴儿潮”时期出生的美国人占目前美国劳动力总数的三分之一,约7700万人。这些人将从今年开始退休,当退休大潮一浪高过一浪时,美国政府的医疗保 健和社会保障体系将会出现日益严峻的支付问题。事实上,这些美国人的退休帐户在此次金融海啸中已经亏损了40%。因此,“美国庞大的债务‘堰塞湖’已经不 堪重负,如果洪水不从次贷大堤上漫顶,也必然会从信用卡贷款或汽车贷款处决堤。”

  宋鸿兵进一步解释,对金融市场进行分析并得出金融海啸 第二波必将爆发的判断,是其团队研究的结果,就技术层面来看,他们坚定地认为,欧美金融市场的确存在着继续恶化的可能性。世界金融市场正逐渐逼近风暴的风 眼,这既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惟恐天下不乱”。他们做出如此判断并且告诉大家,目的是为合作伙伴和广大投资者提供尽可能准确的分析,提醒大家注意国 际金融市场存在的各种潜在风险。

  创中国模式,迎接变局

  对于预言金融海啸将继续恶 化,将给民众带来信心危机的说法,宋鸿兵反驳说,“在目前动荡的国际金融市场上,信心确实比黄金更重要,而建立信心的基础是对危机的本质和发展趋势有一个 清醒的认识。信心不足的根本原因在于不确定性,只要把握住危机的变化趋势,排除不确定性,就一定能建立起实实在在的信心。”

  尽管预言欧 美经济将进一步下滑,但宋鸿兵仍然看好中国经济。宋鸿兵表示,2009年,当全世界都在金融危机的寒风中颤抖时,中国的经济却仍然在发展,虽然中国无法在 这场危机中独善其身,但中国社会所内含的经济增长潜力并未受到实质性伤害,因此中国对于未来发展应该有更多的信心,应该有更多的雄心壮志。

  全球经济已经持续20多年处于繁荣与亢奋当中,突然遭遇了百年难遇的金融海啸,无论如何,这是一次历史性的重大转折,无论这次全球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以怎样的方式结束,世界经济都再也不会回到从前的格局。

   宋鸿兵在演讲中提到,危机之后的世界将是一个“周天子”日渐式微和“五霸七雄”兴起的新时代。欧美国家雄霸世界近500年的历史将在21世纪中叶划上句 号。世界财富创造中心和经济金融中心,将逐步向亚洲地区转移。在这个历史重大机遇期,谁能率先从衰退中复苏,谁就能争得世界财富流向、人才汇集、科技创新 的战略性先机;谁能有效地把握这个历史机遇,谁就将是未来世界文明新的中心。

  宋鸿兵认为,现实的国际关系与地缘政治中,不仅有各国政府正式签署的各种条约和协议,更多的是大量没有也不可能写在书面上的“潜规则”。一些中国人天真地以为,只要熟背WTO条款,巴塞尔协议之类的显规则,就能理解西方社会运作的真实情况,这是不现实的。

   在这样一个重大的历史变革时期,中国应该充分解放思想,抛弃任何阻挡中国赢得这次历史机遇的思想禁锢,确立中国未来的发展模式,迎接战略拐点。宋鸿兵还 表示,通过政府已经采取的一系列强有力的经济振兴计划,中国社会将迅速建立起坚实的信心基础,从而使中国经济能够稳定健康地持续增长,并对世界金融市场的 平稳贡献力量。中华文明也必将在即将到来的“战略拐点”上勃然而兴。

  在采访的最后,《中国新时代》记者问宋鸿兵,金融市场是零和博弈, 有输家就一定会有赢家,但此次金融危机中,我们看到所有的东亚国家亏了,石油国家也亏了,欧洲的银行体系亏得更惨,美国的银行体系也亏得一塌糊涂,整个金 融市场都在亏钱,那么谁赚钱了?宋鸿兵表示,要回答这个问题,得等到这一轮金融海啸基本结束之后,要看那些实物资产、金融资产究竟掌握在谁的手里。谁廉价 获得了更多的资产,谁就是本轮金融动荡的最后赢家。

  《中国新时代》记者 刘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v1977 的頭像
inv1977

inv1977

inv19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