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美国次级债危机已经酝酿成大规模的金融危机,继 4月份贝尔斯登破产被托管后,9月初美国政府正式接管了“两房”。9月15日,美国第五大投行雷曼兄弟破产,美林证券也被以500亿美元出售给美国银行, 摩根斯坦利被迫向日本三菱银行出售股份,在危机持续深化之时,美国政府推出了高达7000亿美元的救市计划。25日,华盛顿互惠银行正式倒闭,成为美国历 史上倒闭的最大银行。

  潜伏于次级债危机之下的究竟还有多少风险,美国金融风险升级究竟会对中国经济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本报记者采访了宏 源证券结构融资部总经理宋鸿兵。宋曾担任美国最大的非银行类金融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的高级咨询顾问,也是《货币战争》一书的作者。早在2005年,他曾预 言中国将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

  美国的真正意图

  《中国经营报》:美国政府近期频频对机构施以援手,托管两房,资助AIG,但也任由雷曼兄弟破产。透过这些不同的救助方式,其背后真正的意图是什么?

   宋鸿兵:你一定要站在美国政府的立场上考虑这个问题,怎么决策才是政府利益的最大化是美国政府优先考虑的问题。“两房”有5.4万亿美元的债务,这么庞 大的债务,政府有两个选择:一是完全国有化,全部由政府扛着;二是让外国政府承担最大的损失,自己承担最小的损失。如果我是美国政府,一定会选第二个方案 ——让外国人买单,尤其是中国。

  怎么做到这一点呢?首先不能让两房立刻倒闭,注入资金,维持它的正常运转。美国整个的抵押按揭市场都要 靠“两房”来提供流动性,它占美国抵押按揭市场的80%。“两房”每个季度需要2000亿美元滚动资金,现在政府的资金仅够它维持第三季度。钱用完了以 后,这一问题还会出现,滚动资金是不断需要的。

  实际上,美国政府必须要解决一个问题:钱从哪儿来?但美国全国储蓄是负的1%,资本市 场、经济运转全部要靠外部的资金撑着。如果外资不能持续不断地流入美国市场的话,美国经济一定会出问题。前一段时期,美国政府主导美元升值,目的也是希望 把全球的钱吸引过来,用这些钱来为“两房”的债务买单。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两房”还是会影响美国经济。

  《中国经营报》:美国次级债危机目前发展到哪个阶段,最坏的时刻是否已经过去?

  宋鸿兵:从今年6月到明年年中,次级债危机已经进入第二个阶段,是信用违约危机,不仅是次级债按揭抵押贷款出问题,而是整个按揭贷款全部出问题。

  在第二阶段,老百姓还不起钱,开始出现大量欠款。8月份,在美国5100万有房的家庭,有400万家庭出现延迟30天不付贷款的情况,信用违约率大概为9%。达到美国有史以来全国违约率最高的一次,而且波及面非常广。

  与此同时,美国房市还在加速下跌。如果在目前的价位上再跌15%,那么美国负资产家庭将会再翻一番。我预计,未来房市的跌幅有可能达到这个数量级。那么,到明年下半年,违约率会进一步上升。

  第二阶段的问题比第一阶段还要严重。第一阶段政府还能救,央行可以给银行间与金融机构间注入大量流动性资金,暂时缓解危机。到了第二阶段,信用违约危机是央行货币政策无法解决的。

  《中国经营报》:隐藏在次级债危机背后的哪些潜在危险还未爆发?

  宋鸿兵:比12.5万亿美元按揭抵押贷款市场更大的是资产抵押贷款市场,它包括信用卡、房贷、车贷以及其他。目前,美国信用卡违约率月增速也是呈两位数的增长,企业债的违约率也在日益增高,这是比较危险的。

  按此惯性来看,不仅是按揭抵押市场、资产抵押贷款市场,还有企业债市场的违约率有可能都会在明年迅速攀升,这个过程是难以避免的,除非美国经济出现好转,美元出现真正的反弹。美国经济衰退或许会延迟,但这是以其他国家爆发大规模经济危机为代价的。

  中美两国的微妙时刻

  《中国经营报》:美国政府能够成功向其他国家转嫁经济危机吗?

   宋鸿兵:这是一个动态博弈过程,看谁能最后挺得住,这需要一些政治智慧,成功失败皆有可能。历史地看,不希望资本迅速撤离的国家,可以使用一些强硬的行 政措施,比如在最危险的情况下,关闭银行市场、金融市场、股票市场,切断与国际市场的联系,停止外汇兑换,美国也这样干过。政府可以采取这种极端的手段, 用行政的手段卡死危机。如果不能吸引其他国家的热钱回流美国本土,美国经济必然会出现危机,导致严重通货膨胀,形成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经济滞胀。

  《中国经营报》:如果美国成功转嫁金融危机,你认为哪个国家的危险系数更大?

  宋鸿兵:对任何国家来说,都会产生被资金抽走的效应。谁升值,热钱往哪儿涌。人民币升值,大量热钱就往中国涌,美元升值,热钱就往美国涌。

  这一次,危机发生在中国有很大可能,这是一个不太吉利的判断。因为目前,中国基本上很少有人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就谈不上防范。如果现在防范,还不算太晚。

   目前,整个世界经济非常非常危险,因此无论是对美国,还是对中国,双方都出现一个非常微妙的转折点,稍有失误就会出大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不及时应 对,进行及时的政策调整,很可能在最后的关头错失了最好的时机。以前我们还把主要目标锁定在防止通胀,事实上,金融危机的风险已经越来越大了。

  我认为,有一点中国政府必须要特别注意,千万不要误听一些言论,让国内价格与国际市场接轨。这是错误的。举个例子,不能上调粮食价格,宁可用财政去补贴。否则,粮价一旦上调,其他物价将全面上涨,政府将付出比财政补贴高得多的代价。

  为什么会有这种担心?因为定价权不在你手里,而与你博弈的人就是庄家,他操纵着整个市场,操纵着价格的涨跌。前一阶段黄金价格的暴跌,实际就是美国的几大投行,从做多开始反手做空,联手操纵的结果,因此,价格绝不能跟着庄家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v1977 的頭像
inv1977

inv1977

inv19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