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货膨胀、流动性过剩、人民币升值,这是目前中国面对的“铁三角”问题。

   流动性过剩和通货膨胀如鬼影双魅,击垮了所有领域原有的价格平衡体系。为了控制流动性,人民银行频繁动用了利率、存款准备金率、定向央票几大利剑。9月 10日财政部宣布,2000亿元特别国债将通过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向社会公开发行。14日,央行则在9个月内第五次动了利率手段。

  可以预见,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共同努力下,流动性在紧缩。但按下葫芦浮起瓢,紧缩国内流动性将使人民币值的压力加大。

  如何解决通货膨胀、流动性过剩、人民币升值三大问题,政府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货币政策,本报就此专访了《货币战争》作者、货币政策研究专家宋鸿兵先生。

  人民币升值有更大的外部风险

  经济观察报:从购买力平价上讲,人民币对内在贬值,对外又在升值,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宋鸿兵:我认为首先要把财富和货币的概念搞清楚,财富是劳动者创造出的服务和产品的综合,而货币是财富的映射,如果货币增加过多,而财富没有同比增加,人民币对于产品和服务来说就会贬值。

   在国内,人民币发行过多,16%的货币供应量高于GDP上涨速度的那部分就是流动性过剩的部分。而对外来看,美元膨胀、增发的问题比人民币更严重,美国 的资产泡沫化现象更严重,他们的金融衍生工具资产总值已经到了44000亿美元,如果用格林斯潘的定义——流动性是社会经济体中金融资产的总和,美元的流 动性过剩就远比人民币要厉害,所以相对于美元人民币是在升值,而相对于其他货币人民币却在贬值。

  经济观察报:美元依据美国的国债发行,中国出口换汇之后又发行人民币,人民币和美国国债是怎样的关系?

  宋鸿兵:中国通过外汇贸易获得美元,然后购买大量美国国债,美国国债作为美国中央银行的资产放在了资产项目上,换句话说,美联储部分控制中国的货币供应量,美国的国债越多,资产越大,相对应的负债越大,人民币的供应量也更大。

  在这个国际贸易中,美国在制高点上,我们在低位上,但中国没有过多的选择。这时候,美元的霸权体现所有产品的交易权上,美国只要控制住一些商品交易的战略点,无论升降都无所谓,升值和贬值对它都有利。

  经济观察报:国际声音一直在鼓动人民币升值,除了贸易因素外,还有哪些因素?

   宋鸿兵:这些人背后会有更多的考虑,外资在试图对中国 “剪一次羊毛”。其逻辑是,人民币不断升值,吸引的热钱越来越多,资产通货膨胀现象越来越严重,经济结构就出现失衡,整个经济体变得脆弱。这是货币战争爆 发的时机,也就是说外部风险就会利用内部失衡对我们进行打击,洗劫财富,就像对付亚洲四小龙或日本那样。一旦他们对此形成共识,对冲基金联合打击,沽空人 民币,沽空股市,尤其是股指期货推出,再加上资本账户开放,资产流出的通道全部畅通,打击条件就成熟了,国内的钱再流走。对于外资而言,造成中国金融体系 整体脆弱而获取的利益要大于短期内在中国股市和房市上的收益。

  经济观察报:那么,中国怎压样抵制这些来自国外的压力?

   宋鸿兵:国外的实质压力在哪里?我看不到,他们实际上在进行战略威慑。但是中国也可以进行战略威慑,如果把人民币升值和美国国债的持有量挂钩,双方可以 打个平手,国外的压力是没有着力点的。中国一定要树立债权人的概念和感觉,美国非常需要中国的资金,如果没有中国的资金美国的次级债会出大问题。


    通货膨胀并不能解决人民币升值问题

  经济观察报:你认为国内流动性过剩原因是什么?

   宋鸿兵:贸易顺差肯定会带来基础货币的增加。夏斌列出了数据说明,通过外贸顺产导致的流动性没有那么大,央行票据的发行基本上回收了80%以上的外汇, 剩下的20%不足以对整个流动性造成这样严重的影响。真正的问题在于,商业银行的创新能力不断增强,放贷能力增强、发行信用卡、按揭贷款增加,创债就是产 生货币,我国流动性增加主要在此。

  经济观察报:8月份的CPI上涨达到6.5%,你认为这个数据是否真实、是否过高?

  宋鸿兵:中国的真实通货膨胀比这个更高,其实CPI不是衡量通货膨胀的科学指标,因为这里面没有考虑资产通货膨胀的因素,真正准确测量通货膨胀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不受控制的黄金价格,但是现在黄金价格也被控制了,所以我们对通货膨胀的监控在一定程度上是失灵的。

  从真正的货币增发到形成通货膨胀的心理预期,有三到五年的滞后,老百姓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形成通货膨胀预期的时候已经不可逆转了,通货膨胀的指数只会进一步增加,很难有一种很好的办法,除非对货币供应踩“急刹车”,否则9月份的CPI会更高。

  经济观察报:社会上有一种观点,通过适度通货膨胀能解决人民币升值,您怎么看?

   宋鸿兵:我的观点是,短期之内要顶住美元,缓慢升值,增值的幅度每年不超过3%。这样可以阻遏热钱的流入,增加他们的机会成本,经过一段时间的过程,热 钱慢慢退潮,这个决心要坚定。他们退潮了,中国政策调整的空间就加大了,不是别人压力下的升值,而是主动升值,可以不断的反向操作,也像美国一样进行战略 性迷惑。

  经济观察报:那么,您认为如何保证央行的政策有紧缩但不至于引爆市场呢?

  宋鸿兵:我认为,在提高利息上一定要慎重,可不增加融资的成本,而采取控制货币流量的方法。

  加息的成本还是很高的。加息是各行各业的运行成本,房地产越来越大,按揭量越来越多,中国没有足够的债券市场来吸纳这些债权,这些债权都在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如果商业银行面临大量坏账,资产价格就暴跌,货币就被操控了。

  所以冻结流动性可以使用增加存款准备金比率等手段,商业银行利润低一些,发放信贷的能力稍微弱一些,但是不会引爆市场。 
       

       作者:赵娟 孙健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v1977 的頭像
inv1977

inv1977

inv19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