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我就是成功逃离了华尔街。”在北京金运大厦的办公室里,宋鸿兵右手掐着一支烟,平静地说着,脸上却没有劫后余生的释然。

  一年前的此时,宋鸿兵还身在次贷危机爆发中的美国;而现在,他已成为宏源证券投资银行结构部总经理,并开发了“金宏源一号”信托理财产品,“两周时间里卖了几千万。”

  而远在美国,金融海啸正猛烈冲击着这个世界上最大经济体的金融体系。宋鸿兵曾效力过的美国住房抵押融资机构房利美和房地美成为这场危机剧烈爆发的最早牺牲品之一。“这场危机其实是可以预料到的”。

  2002年,宋鸿兵开始了在“两房”供职的生涯。“很难说清楚什么时间为哪一家工作,”他回忆道,“我一直在两家机构之间往返。”在房地美,宋鸿兵主要从事金融衍生品的计算;在房利美,作为工作团队的一员,他负责开发设计自动贷款审核系统。

  “那是一个运行过程相当复杂的系统”,宋鸿兵展开双臂,手心相对,像是在比量一个比他的肩膀还要宽很多的东西,“我们当时的团队包括律师、税务人员和金融从业者等。”

   有了这个自动贷款审核系统,有意向房利美申请贷款的美国居民,只要向电脑输入姓名、社会安全号(相当于身份证号)等基本信息,他的包括犯罪记录、银行信 用、工资收入、家庭组成等各种情况的描述,就会被同时从相应的数据库中提取,并打包发送至标准普尔在房利美的接收终端。30秒后,标准普尔便会发回对此人 贷款能力的评估结果。此时,房利美高度自动化的KB系统(信息池)会立即根据该结果,为此贷款申请人量身定制合适的贷款额和利息水平。

   在参与上述自动贷款审核系统过程中,宋鸿兵发现,房利美所持有的相对优质的抵押证券都被其内部人员自留,对外出售部分虽然也顶着“AAA+”的信用评级, 但实际质量相对低下。“这意味着一旦出现抵押贷款违约情况,‘两房’号称高达90%甚至95%以上的优质贷款率,将变得毫无意义。”

  在“两房”供职的5年时间里,宋鸿兵逐渐意识到潜藏在这两大机构,乃至美国金融体系经营模式中巨大的危机可能性,“就像立在沙滩上的木桩,难有长久的稳定性可言。”

   “两房”的经营模式类似投行,是通过出借短期债券来偿还长期债券以实现盈利的。然而,短期债务持续成功滚动的依据是:两大机构优质贷款低违约率的历史数 据、对利率市场将长期处于低利率状态的预期。“以历史数据作为现实依据的做法本身就值得商榷,更不要说利率市场随时都有突然反转的可能性了。”

  基于上述判断,宋鸿兵在其2007年出版的《货币战争》一书中对美国信贷危机以及由其导致的金融危机做出了预判,并将“两房”危机爆发的时间确定在今年6至8月份。

   “原因很简单,这三个月属于调息高峰,储蓄率受到重要影响,两大机构为筹集季度所需的2320亿美元资金而出借的短期债务滚动失败,资金链因而断裂。美 国制定的7000亿美元救助计划,就是为了让金融机构接下来的两三个季度中保持资金状况平稳,但这终归是个治标不治本的计划”,宋鸿兵说,“美国金融业从 危机中恢复,估计也得是2011、2012年的事了。”

  预感到危机会发生的宋鸿兵,于去年底结束了长达10年之久的旅美生涯,返回国内 工作。但每次谈到美国信贷危机,他都会发出感叹。“美国经济37年来过度扩张,美国人收入平均每年仅增长3%,而房价最近每年却要上涨15%,危机发生是 一种逻辑上的必然;更何况‘两房’所采用的杠杆率,在2005至2007年就从30倍飙升到了60倍。”

  “危机的根源,其实就是人类贪婪的本性”,他面色平静地说。

  作者:赵彤刚 高健 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v1977 的頭像
inv1977

inv1977

inv19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