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中旬,京郊一家清静的茶社里,坐在本报记者对面的,是畅销书——《货币战争》的作者宋鸿兵。这位身着淡青衬衣、运动短裤前来赴约的年轻人被主流专家们称为“金融阴谋论者”。

   谈话中,宋鸿兵的观点令记者颇感意外。他说:“美国金融危机可能进一步升级,一场巨大的“金融海啸”已不可避免。其中2008年的6月、7月、8月和 2011年8月对世界金融市场的冲击将最为剧烈。他以“大地震”、“金融海啸”、“火山喷发”、“冰河期”来形容危机的四个阶段,分别对应已经发生的“次 贷危机”、正在到来的“信用违约危机”、即将发生的“美元危机”、“全球金融危机”。

  宋鸿兵对我国经济担忧的程度,远远超出当时的学界和研究界。

   在他看来,2007年我国反通胀是对的,因为当时通胀还没有全面爆发。但如今通胀是全球性的、输入性的,靠一国之力难以挽回。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已经酝 酿了另一个危机——金融危机。金融危机的主要表现,一是热钱的集中反向流动,二是以房产为代表的金融地产将有一场大洗牌,中小型公司的资金链将出问题,卖 地、抛售变现、缺钱等一系列问题将凸显出来,这些都应当引起管理层的足够警惕。

  “这种情况下我们的货币金融政策应该马上做出相应的调整,现在这种调整肯定是来得及的,有些行业必须要给它一些缓和的余地。”宋鸿兵说。

  他认为在中国金融形势中,按危险程度排序,第一位的就是热钱,其次是房地产,然后是人民币升值和粮食危机。

  “认识热钱,首先应当承认钱本身是没有意志的,也无所谓冷或热,但是控制钱的人是有意志的。”这是宋鸿兵看待热钱的最基本观点,而他建议的热钱控制手段也由此而来。

   宋鸿兵认为,政府应该对钱和钱背后的人按危害程度进行分类。例如,要分析每一个对冲基金经理是什么背景,受什么教育,平时跟谁打高尔夫球,他的资金是从 哪个银行来的,以什么做抵押,抵押的期限是多少?杠杆的比例是什么?止损线在哪里?银行能允许他控制到什么程度?还有,超过1200亿美元的热钱背后是哪 些势力和机构?目的如何?战术可能是什么?等等。只有掌握了这些,才能知道哪些钱是闻风后三天内就会撤的,哪些钱是可以停留一段时间的,哪些钱是无所谓 的。

  这就要求我国金融监管部门尽快健全金融情报网和分析机构,因为无论是金融战争还是普通战争,打的首先就是情报战和信息战,要有专门的机构负责搜集金融信息和分析这些信息,加强对外资银行和外国基金中的人员背景,资金调动,战例收集等方面的研究分析工作。

  “中航油、国储铜为什么会失败?因为中国的资金一旦跨出中国国境,就毫无秘密可言,哪笔钱什么时候到了哪个账户上,人家一清二楚。国际炒家对我方了解得清清楚楚,而我国却完全不知国际资金的流动情况。这种情况下,我们必然陷入被动,因为信息不对称。”宋鸿兵说。

   “令人担忧的是,现在这些工作都没有人做。”宋鸿兵说,我们现在只统计钱而不去追踪人是不够的,要把重心放在追踪控制这些钱的人,发现这些基金经理背后 的事,把他们的思路搞清楚了,就基本知道哪些钱有多大危害,会在多大程度上恶意攻击你的系统,会在什么情况下大批撤退。

  采访中,他再三强调自己一贯的观点:对中国金融系统的打击不是会不会的问题,而是时间早晚和方式如何的问题,而中国目前最大的“金融风险”就是缺乏“货币战争”的意识和准备。

   据他分析,外资出逃首先是非常容易的,方法也很多。“其中一种是,我在北京的花旗银行存上50万人民币,第二天飞到美国让花旗给我一个相应额度的明细贷 款,钱就出去了。其实不是真正把钱转出去了,只是两个银行之间做一下账,但账面的这个调整就完成了出逃。中国国内根本就管不住它外资银行,因为在合法性和 合理性上都挑不出任何毛病来。”

  “处处设防成本就太高,非常时期必须使用非常手段,只要抓住一个公司作为典型案例严查到底,在全面掌握证据后给予严惩,并向社会公布,就能起到敲山震虎的威慑作用。”宋鸿兵说。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尚志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v1977 的頭像
inv1977

inv1977

inv19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