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美国政府7000亿美元救市计划和其他紧急救助方案的全面启动,美国的危机可能在未来几个月中暂时缓解,但危机并没有平息,更大的问题将从2009年3、4月份陆续暴露出来,到9月将达到新的危机顶点。

   新一轮危机的基础资产将集中出现在一个规模近两倍于按揭抵押贷款的企业债市场,到2007年底,这个市场的总规模超过了22万亿美元。特别是企业债中的 “次级债”——垃圾债券的违约率正在不为人关注的情况下危险地攀升,其总规模高达近1万亿美元。在未来10个月中,垃圾债券的违约率将从目前的历史低点 2.68%急速飙升300%~500%,到2009年9月,极有可能会突破12%。

  从历史数据分析,一旦美国经济2009年上半年陷入 衰退,垃圾债券的违约率将出现大幅度跳升,一切以垃圾债券为基础资产的衍生产品,如垃圾债券本身、CDO、CDS(信用违约掉期)、合成CDO(内嵌 CDS)等产品价格将出现剧烈波动,这些产品的评级将被大幅调降,银行系统和其他金融机构的资产将再次面临大规模冲销,金融系统的流动性会再度濒临枯竭。

   在这一过程中,CDS将剧烈放大损失的程度,一批大型商业银行有可能出现资不抵债问题,出现被收购甚至破产的严重局面,不能排除诱发大规模银行挤兑事件 的发生,从而严重破坏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从目前美国救市方案中将存款保险金从10万美元大幅提高到25万美元,政府可以直接入股9大金融机构,以及以德 国为代表的欧洲银行对储户采取储蓄全额保险的重大措施来看,我们已经可以看到欧美已经在着手预防未来可能出现的大规模商业银行挤兑事件。

  CDS是整个危机升级的关键性因素。

   CDS是1995年由摩根大通首创的一种金融衍生产品,它可以被看作是一种金融资产的违约保险。截至到2008年3月,CDS的总规模已高达62万亿美 元,其中30%的CDS赌的是垃圾债的违约,换句话说,目前有20万亿美元的CDS合约在赌1万亿美元的垃圾债是否会出现违约。随着美国经济2009年陷 入衰退,垃圾债的违约率将大幅飙升300%~500%,这样剧烈的违约率上升必然造成1200亿美元以上的垃圾债坏账。更加严重的是,那些赌垃圾债不会出 现违约的大批保险公司、对冲基金和其他金融机构将赔偿另一方高达2.4万亿美元的违约保险费用,假设垃圾债券的恢复率是44%(历史均值),那么实际赔偿 金额也将高达1.34万亿美元。可以预期的是,大批对冲基金、保险公司由于无法支付如此巨额的赔偿金而陷入破产,这样一来,原先通过购买CDS合约来保护 自己资产负债表的商业银行将失去资产保护层,美国整个银行系统的CDS风险敞口从2003年的1万亿美元暴涨了14倍,到2007年已有高达14万亿的 CDS风险敞口,而且这些风险高度集中在5家银行,其风险集中度高达99.6%。这些本已过度使用杠杆的商业银行将很难再筹集到足够的资本金去填补原来 CDS保护下的损失准备金黑洞,这些商业银行将会出现严重的资不抵债的情况,问题将急剧恶化。甚至不能排除出现大规模商业银行挤兑的严重危机。

  我们的初步结论是,在以垃圾券为基础资产的新一轮危机中,发生时间是2009年3~10月,其中高峰可能出现在9、10月。损失总规模大约是1.5万亿美元,大致是次贷危机总损失的3倍。

  “海啸”第二波明年9月来袭强度增三倍

  成功预测美国次贷危机的《货币战争》作者宋鸿兵再次预言:“海啸”第二波明年9月来袭强度增三倍。

   第十一届中国留学人员广州科技交流会的主题论坛———中国发展论坛昨日在白云国际会议中心举行,今年的话题是“金融危机与中国机会”。《货币战争》的作 者宋鸿兵在掌声中两度登台,分析认为此番金融危机将在明年9月迎来第二波冲击,其强度会比当前的第一波冲击强烈三倍。他给广东开出药方:尽快整合企业投资 总公司,发行企业债券。

  咖啡不见了“两房”就倒了

  致公党中央常务副主席王钦敏、副主席严以新,广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邬毅敏出席了论坛。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许正中、中国银监会银行监管一部副主任刘福寿、美国东方银行董事李大西、长城伟业期货公司董事长彭弘、《货币战争》的作者宋鸿兵作了发言。

  发言嘉宾中,宋鸿兵成了焦点。这名曾供职于房利美和房地美的经济分析家说,自己研究发现,在美国这个提前消费的国家,政府与私人企业的总负债达到了160多万亿元,而它的GDP只有14万亿元。

  “而且美国GDP每年3%的增速与负债5%的年增速相比,差距越拉越大,一旦前者的总额都不足以支付后者的利息,美国经济就会崩盘。”宋鸿兵说,此外,美国的储蓄率从1984年的10.08%,到2007年已经降到了-1.7%,创了1933年大萧条以来的新低。

  宋鸿兵因此预计,美国经济将会扭转。次贷危机发生前6个月,他发现一向花钱大手大脚的房利美突然不提供免费咖啡了,“当时就知道‘两房’要出事了,以前在世通公司时,免费咖啡被取消不到一个月,公司就破产了”,宋鸿兵不幸言中,“两房”轰然倒塌。

  冲击美银行影响未过半

  宋鸿兵认为,次贷危机首先冲击金融投资和资本市场,而后会向出口加工和就业市场,房地产、汽车与生产资料市场,消费者与日用品市场蔓延,最后是全面产能过剩导致金融资产质量恶化。

   “这次金融危机直接冲击的只是美国的投资银行,其影响还没有过半。”宋鸿兵认为,美国建立在信贷消费基础上的经济还会再度恶化,下一步受影响的将是企业 债,经过计算,到明年9月,企业债中的垃圾债券违约率将超过12%,届时,美国的商业银行将会成为第二波受冲击的对象。

  据了解,目前金融危机第一波冲击造成的损失为1.5万亿元到2万亿元之间,而第二波冲击,他预计强度将会是前者的3倍。

  发行企业债助粤度寒冬

  关于金融危机对中国的影响,许正中认为,这不是中国经济的冬天,而是“青春期”,中国前30年的发展模式正需要借此机会转型。彭弘也认为,要趁此机会建立广州期货交易所,形成“广州价格”,今后有机会还可以搞一个和美元、欧元并列的亚元。

  对此,已经演讲完的宋鸿兵在500多名听众的掌声中再度登台说,中国确实在此形势下调整增长模式,改革权势货币规则。但他认为,搞亚元出来大可不必,而是应该做大做强人民币,为风险考虑,人民币不应全面开放,而应该与亚洲每个国家双边开放,做到风险可控。

  在演讲的最后,宋鸿兵还给广东经济献策说,省市国资委可以把下属国有企业,甚至民营企业,整合成一个投资发展总公司,并以此到国家发改委申请发行企业债。

  “今年以来江苏和浙江都发行了100多亿企业债,重庆也发行了,四川的动作也很快,但是广东却没有发行任何企业债”,宋鸿兵认为,广东应该用发行企业债的方法,先融得雄厚的资金,先过了这个冬再说。

  带着这个建议下台后,宋鸿兵随即被邬毅敏叫到身旁讨论起来。

  来源:南方都市报

  百年不遇金融危机带来机会

  “百年不遇的危险也意味着百年不遇的机会,很多超级富豪的崛起都是在大衰退时开始积聚力量的”。昨日,《货币战争》作者宋鸿兵做客广州留交会举办的“中国发展论坛——金融危机与中国机会”,对金融海啸的根源及未来的发展趋势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宋鸿兵认为,低利率政策制造的信贷扩张泡沫给金融危机制造了一个温床,而危机的核心就是债务内爆,他打了个比方:“当一年创造的全部蛋糕总额已经不够负 一年的债务利息时,这个体系就会崩溃”,他认为,“次贷危机只是把大泡沫最终刺破的一根针,如果没有次贷危机,这根针也可能是车贷或信用卡”。

   他表示,这次全球金融海啸是不合理的货币体系积累了数十年爆发的重大危机,不可能是短暂的、很快能够复原的危机,“这次危机有一个从来没有过的独特性, 那就是金融衍生品爆炸式增长创造的高倍杠杆”。他指出,这次危机很可能导致全球货币机制的改变,“游戏规则会发生变化,美元体系会发生重大的改革,导致整 个世界经济体系重新洗牌”。

  宋鸿兵预测说,这场危机还将在2009年夏天进一步恶化,并且是一种逐级坍塌、加速坍塌的进程,“金融海啸的第二波冲击将是第一波的三倍”。他甚至预言,美国商业银行可能面临崩溃的危险。

   在谈到此次危机带来的机遇时,宋鸿兵表示,金融海啸给中国提供了一个调整增长模式的良好机遇,中国将“被逼作出重大调整”。他说:“在中国,很多人买车 都是一次性付清,而在美国这种现象并不多。”宋鸿兵指出,在金融海啸发生后,中国应加速金融创新,以刺激消费,“无论是买车还是大宗家用电器消费,凡是价 格高的商品,都需要进行这种金融创新”。

  宋鸿兵认为,此次金融海啸也是实现个人财富增长的一个机会,“百年不遇的危机也意味着百年不遇 的机会,很多超级富豪的崛起都是在大衰退时开始积聚力量的。”他说:“当暴跌时,你可以以正常价格的十分之一、甚至几十分之一收购资产,当整个经济回复 时,就会大赚特赚。”他同时表示,希望广州也可以抓住这个机遇,大大提升其在全国经济版图中的分量。

  广州日报记者 饶贞、谭秋明 通讯员 詹德村、林浩、穗外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v1977 的頭像
inv1977

inv1977

inv19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