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认为金融危机是不可预测的,我的观点是金融危机可以被预测,因为危机的逻辑线条是完整的:整个美国由于大量的金融创新和衍生品的出现,导致了杠杆比率会逐步地放大,而高杠杆的最大问题在于,资产价格出现下跌,这场 危机就很难制止,形成恶性循环。

   2008年我曾提出危机的四阶段的预测。第一阶段是次贷危机,2007年2月到2008年5月, 美国次级房地产抵押贷款市场危机爆发,美国房地产业严重衰退;第二阶段是信用违约危机,从2008年6月起,其主要标志是信用违约掉期(CDS, Credit Default Swap)等金融衍生品市场即将出现全面危机;第三阶段是利率市场危机,信贷全面紧缩造成长期贷款利率飙升,触发利率掉期 (IRS)市场危机;第四阶段是美元地位危机,全球美元资产出现信心危机,造成美元的世界 储备货币地位动摇。

  我们目前仍然处于危机的 第二阶段,该阶段分为上下两个半场。上半场是以雷曼兄弟等五大投行的消失为代表,这已经发生。有很多声音认为危机到此为止,但我认为危机不仅没有结束,而 且还将发生更大的危机,也就是本文所提出的 危机第二波。除了美国,危机的演进还在全球产生了其他的重大风险。

  1.债券市场违约冲击美国商业银行体系

  信用违约危机的上半场,主要发生在基于地产市场的信贷违约,以及建立在地产信贷之上的金融衍生品市场。而信用违约危机的下半场,将是规模更为庞大的债券市场违约,表现在企业债券、金融机构债券、地方政府债券,乃至国家债 券,其中尤其是企业债券市场的垃圾债券市场。

  实体经济出现衰退,首先受重创的就是美国的企业债市场。美国企业债及其衍生市场的规模是22.5万亿美元,这些企业债和按揭贷款一样被衍生了很多次。而企业债中的垃圾债券,即相当于企业债中的次级债。

  目前美国企业垃圾债券的总规模是3万亿美元左右,我们预期未来半年左右,垃圾债券的违约率将从4.5%急剧上升到突破20%,在一年前我们认为这个违约率上升会到10%的水平,当前我们的估算比一年前的预测提高了一倍,当初的估算 是保守的。

  从历史周期来看,一旦美国实体经济进入衰退,垃圾债券的违约率都大幅提高,1991年和2001年的衰退都体现在了垃圾债券的违约率大幅上升上。垃圾债券的违约危机,及其对金融市场的冲击,对美国商业银行体系的冲击,现在好像被 很多人忽略掉了。

  垃圾债券的违约危机冲击的主要对象是以花旗银行、美国银行等为代表的美国商业银行体系,另外还有对冲基金行业和保险公司行业。

   上周五,美国花旗银行股价跌到1.95美元,美国银行跌到3美元多。在“两房”危机时,“两房”的股票也出现了暴跌。美国商业银行体系也处在这个危险的 边缘。如果像“两房”一样,美国商业银行体系被国有化,商业银行体系的巨 额负债将会导致美国整体国家债务规模翻番达到20万亿美元,这会导致市场对美国国债体系更大的不信任,美国国债融资成本也将大幅上扬。而这将是危机第三阶 段利率市场危机的先兆。

  另外除了企业类债券,美国地方政府的债券违约也值得关注。我在美国所居住的华盛顿地区的小学学校校车已经停开, 要家长自己接小孩。我家旁边的教堂里面牧师已经下岗了。华盛顿地区应该是跟经济周期不太相关的地区,连这个地 方都已经到了牧师下岗的程度。美国加州政府可能将是美国政府中第一个出现大规模的地方政府违约的地区。

  2.危险的欧洲

  欧洲金融市场的焦点问题有三个方面值得我们关注。

  其一是欧洲银行系统的问题资产总额将极为庞大。

   2月11日,英国《每日电讯报》披露了欧洲财长们讨论拯救银行系统的17页秘密文件,文章称:“欧盟估计欧洲银行系统问题资产总额可能高达欧洲银行资产 负债表的44%……总金额高达16.3万亿英镑(约为25万亿美元)。”该报道在国际 金融市场造成了巨大的影响,但是该信息的网络新闻被回收,随后这段文字被删除并修改,内容变为:“估算拯救计划所造成的总资产冲销额将相当惊人,无论是绝 对值还是占成员国GDP的相对值。”

  如果该报道初始提供的数据准确,将提醒我们欧洲银行体系面临着规模庞大的问题资产。

  其二是过于依赖外币贷款的东欧市场面临垮塌风险。

  东欧市场垮塌的原理、规模与1997年从泰铢贬值开始的亚洲金融危机相当。现在市场认为东欧地区是欧洲的次等地区,每个投资者都在设法逃出去。东欧地区没有哪种货币能不受此影响。从波兰到俄罗斯,政府债券保险成本进一步上升 ,而各国的货币汇率则在下跌。

  比如,2月17日,匈牙利福林特兑欧元跌至历史低点。2月18日,波兰兹罗提兑欧元也跌至近期低点,自8月份以来跌去了三分之一。2月19日,10年期奥地利国债CDS扩大至127个基点,上周一为117个基点。

  东欧问题的核心,在于过于依赖外币贷款(这些贷款现在正面临越来越多的违约)、全球经济下滑之下西方邻国对其出口产品需求锐减的结果。

  其三是瑞士可能面临货币危机。

  随着东欧国家经济陷入衰退,货币和资产价格加速下滑,导致瑞士银行在东欧国家发放的大量贷款面临违约的风险。国际清算银行的报告指出,总额为2000亿美元的东欧国家外债中很大一部分是借入的瑞士法郎,在全球范围内流通的瑞 士法郎债务高达6750亿美元。

   过去十年间,瑞士银行家在对东欧的放贷过程中低估了风险,使得瑞士法郎贷款利率大大低于东欧各国本国货币贷款利率,导致瑞士法郎贷款在东欧的规模急剧扩 大。在波兰、匈牙利和克罗地亚,瑞士法郎成为最重要的外币,被称为东 欧的“美元”。现在,瑞士银行不得不发行大量美元债券为自己融资。

  3.巨量美元基础货币增发导致全球价格体系急转?

  2008年11月以来,美联储创造了历史上令人惊恐的货币发行量。

   1913~2008年,美联储用了95年时间将基础货币量做到了7500亿美元,而外号“直升机上的伯南克”从2008年11月开始,在2个月时间内增 发了同等数量的基础货币,他创造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快的印钞纪录,两个月之内,基础货币突破了 一倍,现在接近1.9万亿美元。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资产总额已经超过2.5万亿美元。

  很多人只看到了美国政府以财政税收渠道的救市规 模,没有看到美联储通过直接购买债券等各种方式促成的令人惊恐的货币发行量。而很多人认为美元基础货币的暴涨对今后的经济金融市场没有影响。但我们认为, 美元这种前所未见的 货币增发,将对今后世界经济造成严重的冲击,将会对世界价格体系产生严重的冲击。

  2008年去杠杆化导致的全球大 宗商品价格的暴跌出乎了很多人士的预料,现在很多人士预期世界会否将呈现长期的通货紧缩。但在2009年以及今后,一个可能的风险是整个价格体系的剧烈反 转,一场恶性通胀可能即在不远的前方。石油 价格可能在面临另外一次突然而猛烈的冲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v1977 的頭像
inv1977

inv1977

inv19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