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货币战争》作者宋鸿兵在广州白云国际会议中心 接受本报独家专访。对于日益高涨的创设亚元呼声,他持反对态度。他认为,人民币必须保持独立性,他主张与周边国家以货币双边互换方式来扩大人民币的话语 权。对于目前广东如何应对金融危机带来的影响,他建议广东省应尽快建立融资平台,发地方债以增加现金流。

  参与亚元影响独立性

  “中国不应该做亚元,”宋鸿兵坚定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这样对中国不利。”他告诉记者,如果要参与创立“亚元”,那么中国势必要放弃一部分货币发行的独立性,“这样给别人机会干扰自己的货币主权,中国肯定是不愿意的”。

  在前日温家宝总理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决定了人民币开始在粤港澳地区之间以及和东盟之间的货物贸易中试点结算。而随着人民币的国际应用逐渐增强,以其为主体发行亚洲区域性货币“亚元”的预期也越来越强。

  据了解,目前亚洲九个国家和地区外汇储备总额占全球外汇储备总额比例的60%以上,因此在全球陷入金融危机之时,有学者认为这正是亚洲国家加强金融合作的好机会,建立“亚洲货币基金组织”,创设“亚元”成为与美元及欧元并肩的第三种世界级货币。

   不过,宋鸿兵认为,“亚元”不是中国最理想的选择。他建议人民币有限度的开放,以保持国家货币发行的独立性。他的观点和“欧元之父”蒙代尔不谋而合。作 为区域货币理论的创始人,蒙代尔曾提议亚洲主要国家发起建立一个区域货币单元,但是他同也认为,中国和日本是亚洲的两个经济中心,它们在经济发展水平和速 度、政治体制上有天壤之别,很难想象这两国的货币相互联动。因此,他认为,亚洲货币不可能统一。

  不如推货币双边互换

  在这样的背景下,期待“亚元”的出炉似乎有点为时过早。宋鸿兵认为,目前中国要提高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增强中国在国际金融体系的话语权,可以采取有限度开放的方式。

   据公开资料,今年11月中旬中日韩发布三方扩大货币互换共同宣言,而12月12日中国人民银行与韩国银行宣布签署了一项双边互换协议,该协议将两国之间 的短期流动性支持规模从2000年的40亿美元直接提升至1800亿人民币,双方可在上述规模内以本国货币为抵押换取等额对方货币。此外在12月4日,中 国与俄罗斯就加快促进两国在贸易中改用本国货币进行结算进行了磋商,此前中俄已经进行了5年边境贸易本币结算的尝试。

  宋鸿兵表示,开放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做大做强,但如果全盘开放带来的就是失去对自己国家经济的保护,因此,人民币的开放需要循序渐进。在他看来,目前我国最实际的做法,同时也是最安全的做法,就是和各个国家分别谈判,达成关于双方货币互换的协议。

  关于金本位 应藏金于国藏金于民

   “现在中国要加强人民币的国际应用,信用是最大的问题,”宋鸿兵认为,当一个国家发行货币并交付给其他国家时,信用成为这个货币重要的因素。“英镑和美 元此前之所以能先后成为国际通用货币,都是因为它们和黄金挂钩。现在最坚挺的货币瑞士法郎其背后就有黄金支持。”因此,人民币要加强自身的信用必须和黄金 挂钩。

  事实上,宋鸿兵一直是金本位的推崇者。在此前举行的G20全球峰会上,各国领导人也纷纷提出要重建与黄金挂钩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他认为,目前我国的黄金储备太少了。应该设法储备,越多越好,从战略上考虑,应该做到“藏金于国、藏金于民、藏金于市、藏金于未来”。

  关于广东如何应对金融危机 尽快建立融资平台

  广东外向型经济占比大,美国经济衰退对我省乃至全国都将造成影响。宋鸿兵认为,明年美国经济会出现比较严重的衰退。在金融海啸的冲击下,中国经济尤其是广东的外贸企业,当然会受到较大的影响。据他估计,明年上半年实体经济恐怕会出现较大冲击。

   如何应对?宋鸿兵认为,在金融危机下,现金为王,保证手上有足够的现金流才能过冬取暖。他说,目前,广州财政收入已出现负增长,他建议广州建立一个融资 平台,方便政府融资。具体的做法是建立一个实体公司,该公司由国资委持有,然后装进一些好的资产,然后以此作为发债主体对外发债。

  不要盲目全球化

  对于现在提得很多的全球化问题,宋鸿兵则持有不同看法。他强调,盲目的全球化将会摧毁我们生产体系的完整性,外资进入也是为了占有资源和市场。我国一定要有完整的生产体系,而不是只做生产链中的一个环节。

  广东制造业要做到真正的强大,必须要保证生产体系的完整性,这样才有话语权。他说,“开放应该是对自己不足的补充,一味的开放而毫无保留其实是很危险的,到头来可能什么都没有。”

  他认为,江苏宜兴的模式值得学习。据介绍,宜兴政府所采取的做法是,自己有的或自己能做的,绝不让外资进入,自己不能做的才引进外资或外面的技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v1977 的頭像
inv1977

inv1977

inv19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