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共和国的真正威胁是这个看不见的政府,它就像一个巨大的章鱼将它无数的粘稠的触角紧紧裹挟着我们的城市、州和国家。这个章鱼的头是洛克菲勒的标准石油集团和一小撮被称为国际银行家的具有极大能量的金融寡头,他们实际上操纵着美国政府来满足他们自己的私欲。

  通过控制货币供应来控制政府,这样使剥削一个国家的公民和资源变得更加容易。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大家族从这个国家诞生之初就竭尽全力来使权力(他们将我们的“领导者”玩弄于鼓掌之间)和财富(他们通过美联储的货币发行来汲取社会财富)高度集中。

  这些国际银行家和洛克菲勒标准石油控制了这个国家大多数的报纸和杂志。他们用这些报纸的专栏评论来钳制政府官员,对于那些不肯就范的人,他们则通过舆论将这些官员赶出政府机构。

  他们(银行家)实际上控制着两党(共和党与民主党),草拟(两党的)政治纲领,控制政治领导人,任用私有公司的头头,利用一切手段在政府高层安插顺从于他们腐败的大生意的候选人” 。 [4.1]

1927 纽约市市长 约翰.黑仑(John Hylan)

本章导读

   打仗就要花钱,越大的战争花钱越多,这是尽人皆知的道理。问题是,谁花谁的钱?由于欧美政府没有货币发行权,政府必须也只能向银行家借钱。战争使物资消 耗达到燃烧的速度,战争使交战国砸锅卖铁也要坚持,战争使不惜一切代价的政府不计条件地向银行家融资,难怪战争始终是银行家的最爱。他们策划战争,他们挑 动战争,他们资助战争,国际银行家们华丽的大厦,从来就是建立在死伤枕籍的废墟之上。

  国际银行家另一个赚大钱的手段就是制造经济衰退。 首先是扩大信贷,将泡沫吹起来,等人民的财富大量投入投机狂潮后,然后猛抽银根,制造经济衰退与资产暴跌,当优质资产价格暴跌到正常价格的十分之一甚至百 分之一时,他们再出手以超级低廉的价格收购,这在国际银行家们的术语中叫作“剪羊毛”。当私有中央银行成立后,“剪羊毛”行动的力度和范围都达到了史无前 例的程度。

  最近的一次“剪羊毛”行动,发生在1997年的亚洲小龙和小虎们身上。中国这只大肥羊最终能否避免被“剪羊毛”的恶运,就要看中国是否认真去研究发生在历史上的一幕幕触目惊心的“剪羊毛”惨剧了。

   外资银行全面进入中国之后,与以前最根本的不同就在于,从前的国有银行虽然有推动资产通货膨胀来赚取利润的冲动,但决没有恶意制造通货紧缩来血洗人民财 富 的意图与能力。中国建国以来之所以从未出现重大经济危机,其原因就是没有人有恶意制造经济危机的主观意图和客观能力,国际银行家全面进入中国之后,情况发 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1. 没有美联储,就没有第一次世界大战

  基辛格在其名著《大外交》(Diplomacy)一书中 对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有一句令人印象深刻的评论,他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令人惊讶之处,并不是其爆发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一件与以前其它危机相比显得无 足轻重的事件,而是因为它(战争)拖了这样久才爆发。”[4.2]

  1914年6月28日,欧洲正统王室哈布斯堡王朝的王储斐迪南大公来 到1908年被奥地利并吞的波斯尼亚视察,被一位年轻的塞尔维亚刺客刺杀。这原本只是一件性质单纯的恐怖组织策划的复仇行为,当时只怕没有任何人会想到这 件事竟然成为引爆了一场涉及30多个国家,卷入15亿人口,伤亡高达3000多万人的世界级战争的导火索。

  自普法战争以来,法国与德国 成了世仇,当英国不得不从“光荣孤立”的欧洲大陆政策中走出来时,面临的是德强法弱的局面。德国已是欧洲第一强国,若不加以遏制,势必成为英国的心腹大 患。于是,英国拉上对德国也颇为忌惮的俄国,与法国一起成立了三国协约(Triple Entente),德国则与奥地利结盟, 欧洲两大对立 集团就此成型。

  两大阵营不断扩军备战,保持着大规模的常备军,各国政府都因此陷入深深的债务泥潭。“一项详细的欧洲公共债务收入报告显 示各种债券的利息支出和本金偿付每年高达53亿4300万美元。欧洲各国的金融已深陷其中,政府不禁要问,尽管战争有各种可怕的可能,但是比起如此昂贵和 不稳定的和平来说,战争或许是一种更值得考虑的选择。如果欧洲的军事准备最终不是以战争来结束,那就必然是以各国政府破产而告终。”[4.3]

  从1887年到1914年,这种不稳定和昂贵的和平僵持着,高度武装但已接近破产边缘的欧洲各国政府仍在怒目对视着。俗话说,大炮一响,黄金万两,由罗斯切尔德家族发展并建立起来的欧洲银行体系向对立的各方提供信贷,全力促成了这种军事对峙。

   战争实际上打的是钱粮,到1914年时,很明显欧洲的主要国家都已经不能负担一场大规模的战争了。他们虽然拥有庞大的常备军,普及的军事动员体制,和现 代化的武器系统,但他们的经济却无力支撑巨额的战争费用。情况恰如俄国枢密院大臣在1914年2月向沙皇的进言中所指出的那样,“作战的花费无疑将超出俄 罗斯的有限财力所能负担。我国势必需要向盟邦及中立国借贷,不过代价不菲。如果战争结果对我国不利,则战败的经济后果将难以估量,全国的经济将陷于全面瘫 痪。即使是战争取得了胜利,对我国的财政也极为不利,德国一败涂地后将无力赔偿我国的军费。和约将受制于英国的利益,不会给德国经济充分复苏来偿还我们的 债务的机会,甚至战争结束很久以后也不可能。”[4.4]

  在这种情况下,一场大规模的战争是无法想象的。如果真的开战,也只能是局部 的、短暂的和低烈度的,可能更像是持续10个月左右的1870年的普法战争。但这样的战争结果,只能缓解而无法解决欧洲的对立局面。于是,开战的时间就只 有在不稳定和昂贵的和平中拖延着,直至美联储的成立。

  大洋彼岸的美国虽然当时已是世界第一的工业强国,拥有庞大的工业生产能力和丰富的 资源,但是,直到1913年以前却仍是一个依赖外债的国家,很少能向国外提供信贷。原因正是由于缺少中央银行,纽约的银行家们难以集中调动全国的金融资源 (Mobilization of Credit)。但是,银行家的天性使得他们对大规模战争兴趣浓 厚,战争能够毫无疑问地为银行家带来丰厚的利润。当美联储法案通过后,国际银行家们立即行动起来,1914年8月3日,罗斯切尔德在法国的银行就给摩根发 报,建议立即组织1亿美元的信贷用于法国向美国购买物资。威尔逊闻讯立即表示反对,国务卿威廉.布莱恩(William Jennings Bryan)谴责这项贷款为“最恶劣的非法 交易”。

  德国与美国在政治和经济方面素无过节,当时的美国有大约800万德国后裔,约 占全国人口的10%,在美国建国之初,德语差一点成为美国官方语言,德裔美国人拥有着不小的政治影响力,加之美国的爱尔兰移民对英国素无好感,美国政府又 曾和英国几度交战,所以在战争之初,美国政府对英法与德国之间的战争抱着事不关己的观望态度。与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的银行家相比,美国政府显得冷静和正常 得多。情况居然是,银行家积极主张对德宣战,政府则坚决反战,严守中立。

  这时银行家们想出一个权宜之计,那就是区别对待为协约国提供发售债券而进行的贷款行为与为协约国提供信用来购买美国物资。在银行家的威迫之下,威尔逊只有答应了后者。随着大选连任时间的逐步接近,威尔逊在参战问题上逐渐向银行家的立场倾斜。

  1913年12月23日,美联储法案通过,爆发世界级别战争的条件终于成熟了。基辛格博士所说的拖了许久的战争机器终于可以启动了。

   1914年11月16日美联储正式开始运作。12月16日,摩根的左右手戴维森(Davison)来到英国与当时英国首相赫伯特.阿斯奎斯 (Herbert H. Asquith)商谈美国提 供信贷一事。1915年1月15日,摩根银行与英国达成信贷协议,数额为1000万英镑,这在当时对美国而言已是一笔相当可观的的大生意,当时没有任何人 能料到最终的贷款总额会达到令人震惊的30亿美元!摩根银行收取了1%的手续费,3000万美元落入腰包,摩根在战争中的吃得钵满盆满。同年春天,摩根又 与法国政府签订了信贷协议。

  1915年9月,考验华尔街是否能够成为世界金融中心的时刻到来了。5亿美元的盎格鲁-法兰西 (Anglo-French Loan)贷款正式拉开了序幕。原本坚决反对的威尔逊 总统,架不住银行家和内阁成员两面夹击,他的新国务卿罗伯特.蓝辛警告说:“如果没有贷款,结果将是生产受限,工业衰退,资本和劳动力闲置,大规模破产, 财政危机,民怨沸腾和不满滋生。”[4.5]

  威尔逊听得出了一身冷汗,只得再次让步。对于这次规模空前的债券出售,华尔街的银行家 们也使出了浑身解数,61家债券承销商(Underwriter)和1570家金融机构加入了发售业务[4.6]。这是一次极为艰难的任务,特别是向美国 中西部推销这些债券就更为困难。美国人民普遍不认为欧洲的战争与他们有什么直接关系,而不愿意把钱投到欧洲的战火中去。为了打消这种疑虑,银行家们大力宣 称这些钱会留在美国。尽管采用了种种方法,中西部地区只有一家芝加哥的银行愿意加入华尔街阵营,这个行为立即激怒了当地的德裔储户,他们发动了抵制银行运 动。到1915年底,仍有1.87亿美元的债券没有卖出。

  当战争打到关键时刻,为了得到更多的金钱,英国政府宣布将对英国国民所持有的 美国债券的利息收入征税,英国人立刻贱价出售这些债券。英格兰银行很快堆满了美国债券,英国政府立刻让他们的美国代理摩根公司将这些美国债券在华尔街足额 出售,美国投资者对本国的债券接受度自然很高,很快30亿美元的债券变了现,英国又得到一笔巨款来支撑战事。但是,英国对美国积累的一百多年的债权人地 位,也随之烟消云散了。从此,英美之间的债权关系发生了根本变化。

  美国的信贷犹如烈火烹油,战火开始迅速蔓延,战争惨烈程度也急剧上升。仅仅是在马恩河战役,协约国一天就要消耗了20万发炮弹,人类终于见识了在现代化的工业生产和后勤系统之下,如果再有现代化的金融手段,战争将会是何等惨烈,何等旷日持久。

  战争使物资消耗达到燃烧的速度,战争使交战国砸锅卖铁也要坚持,战争使不惜一切代价的政府不计条件的向银行贷款,难怪战争始终是银行家的最爱。

  2. 斯特朗操纵下的战时美联储

   本杰明.斯特朗(Benjamin Strong)开始引起公众瞩目是在1904年当他成为银行 家信托(Bankers Trust)的董事长的时候。当时,摩根的亲信戴维森对日益崛起 的信托公司越来越担心,这些信托公司业务范围比商业银行更加广泛,所受的政府监管却更少,因此能够以更高的利息吸引资金。为了应付这种新的竞争,戴维森在 得到摩根的授意后,于1903年也干起了信托的买卖,斯特朗成为戴维斯的具体执行人。在随后的1907年风暴中,银行家信托还加入拯救其它金融机构的行 动,斯特朗因此而名声大噪。1913年美联储成立之后,戴维斯和保罗.沃伯格找到斯特朗进行了一次深谈,希望斯特朗出任美联储纽约银行董事长这一关键位 置,斯特朗爽快地答应了。从此,斯特朗成为美联储系统实质上的首脑人物,摩根、保罗、谢夫等华尔街巨擎的意图在美联储得到了不折不扣的贯彻执行。

   斯特朗迅速适应了新的角色,他成立了非正式的美联储董事论坛的组织,定期聚会商讨战争时期的美联储行动准则。他以非常巧妙的手法操纵了美联储的货币政 策,并将分散于12个美联储地区银行的权力集中到美联储纽约银行手中。美联储系统表面上允许各地12家联储银行根据本地区实际需要制定各自的贴现率和商业 票据抵押政策,换句话说,各地联储董事会有权决定何种商业票据可以作为抵押而获得何种贴现率。到1917年,至少13种不同类别的商业票据抵押准则被建立 起来。[4.7]

  但是,由于战争,美联储纽约银行事实上只将迅速增加的国债作为抵押票据,由于国债数额远远大于其它商业票据的总 和,并且增长迅猛,很快就将美联储其它地区银行的票据抵押政策边缘化,在斯特朗控制下的“公开市场操作”,很快就将国债确定为主要和唯一的抵押票据,从而 全面控制了整个美联储系统。

  由于资助欧洲战争的大规模的债券发售,使得美国货币流通量巨减,中央银行的威力开始显现出来。美国政府开始 海量增加国债,美联储也以惊人的胃口吃进,巨额的美联储券(Federal Reserve Note)如江河决堤一般扑向了流通领域,弥补了欧 洲战争债券所导致的货币紧缩。代价是美国国债的直线上升,结果仅美联储开始全速运作的短短4年中(1916年到1920年),美国的国债就由10亿美元暴 涨25倍到250亿美元[4.8],所有的国债都是用美国人民的未来纳税作为抵押,结果是在战争中,银行家们爆赚其钱,而人民却出钱、出力和流血。

  3. “为了民主和道德原则”,威尔逊走入战争

   当德国驻土耳其大使满腹狐疑地问他的美国同僚,为什么美国要和德国打仗,美国大使答曰:“我们美国人是为了道德原则而投入战争的。”这样的回答让世界丈 二 和尚摸不着头脑。基辛格博士是这样给人们解释的,“美国自开国以来始终自诩与众不同,在外交上形成了两种相互矛盾的态度:一是美国在国内使民主更趋于完 美;二是美国的价值观使美国人自认为有义务向全世界推广这些价值。”[4.9]

  美国的经历的确与众不同,美国的民主价值理念也的确为世人称道,但是要硬说美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仅仅是为了道德和理想,基辛格博士可能是揣着明白说糊涂了。

   1917年3月5日,美国驻英国大使佩杰(Walter Hines Page)给威尔逊总统的密信 中说:“我认为正在到来的危机的压力已经超越了摩根公司提供给英国和法国贷款的承受能力。我们能够提供给盟国最大的帮助是信用。除非我们与德国开战,我国 政府将无法(向盟国)提供直接信用。”[4.10]

  此时,美国的重工业系统已经为参战准备了一年的时间了,美国陆军和海军部门已经从 1916年起开始大量采购军事装备。为了进一步增加财源,银行家们和他们掌中的政治家开始考虑更多的措施,“当前的冲突(第一次世界大战)迫使我们考虑进 一步发展收入所得税的概念,这是一个尚未被开发的重要资源。收入所得税的法案已经为战争的需要建立起来了。”[4.11]

  注意,这里的 收入所得税是指公司收入而言,而不是个人收入所得税。银行家们在1916年两次试图通过个人收入需要交税的法案,但两次均被最高法院驳回。在美国,个人收 入需要交税的规定,从来就没有法律依据。2006年7月28日在美国各地公映的电影《美国,从自由到法西斯》(AMERICA: FREEDOM TO FASCISM)中,曾6次获得奥斯卡提名的美国著名导演艾朗.拉索(Aaron Russo)以令人震撼的镜头展示了这一铁的事实。该电影在2006年嘎纳电影节放映时引起了观众的强烈震撼,当人们面对一个真实的,与美国媒体宣传完全 不同的美国政府和其背后金融势力之后,所有人的第一感觉就是难以置信。美国3000多家电影院中只有区区5家敢于公开放映。但是,当这部大片被放到互联网 上之后,在美国还是产生了巨大影响,94万人下载了该片,参与评分的8100人几乎一致给出了最高评价。[4.12]

  《美国,从自由到法西斯》(来源:http://www.freedomtofascism.com)

   1917年10月13日,威尔逊总统发表了重要讲话,他说:“迫在眉睫的任务是必须使美国的银行资源彻底动员(Mobilization)起来。(对盟 国贷款)的压力和权利必须由这个国家的每一个银行机构来承担。我相信这样的银行合作在此刻是一种爱国责任,美联储的成员银行就是这样独特和重要的爱国主义 的证明。”[4.13]

  大学教授出身的威尔逊身上带着浓厚的理想主义色彩本不足为奇,他略带迂腐但并不愚蠢,他深知是谁把他送进了白宫,他也懂得投桃报李。威尔逊总统自己也不相信所谓的“民主拯救世界”的圣战,他后来承认“世界大战为的是经济竞争”。

  事实是,美国对协约国提供了30亿美元的贷款和60亿美元的出口物资,这笔巨款尚未偿还。如果德国取胜,银行家手中的协约国债券就会一文不值,摩根,洛克菲勒,保罗.沃伯格和谢夫为了保护他们的贷款而竭尽全力将美国推向战争。

  4. 大发战争财的银行家们

   当美国在1917年4月6日进入战争以后,威尔逊将国家的主要权力交给了他竞选时出力最大的三套人马:保罗.沃伯格掌握了美国的银行系统;伯纳德.巴鲁 出任战时工业委员会(War Industries Board)主席;尤金.梅耶控制了战时金融公司(War Finance Corporation)。

  沃伯格兄弟

  保罗的大哥麦克斯(Max Warburg)时任德国情报部门的首脑,而保罗则是美国 最高的金融决策者,美联储副主席;三弟费里克斯是雷波库恩公司的高级合伙人,四弟弗里兹是汉堡金属交易所主席,曾代表德国与俄国秘密媾和。哥四个全都是犹太银行家族中的顶尖人物。

   关于保罗兄弟的信息,1918年12月12日美国海军的秘密报告称:“保罗.沃伯格:纽约,德国裔,1911年归化为美国公民。1912年,被德国皇帝 嘉奖。曾任美联储副主席。有一个兄弟担任德国情报部门首脑”[4.14]。另一份报告中提到“德国皇帝(威廉二世)曾经拍着桌子对着麦克斯咆哮,‘难道你 总是正确吗?’,但随后还是会仔细聆听麦克斯对金融的意见。”[4.15]

  令人奇怪的是保罗在1918年5月已辞去美联储的职位,这份 报告中并未提及。在美国参战之后,因为保罗的哥哥担任德国情报部门的首脑,保罗理论上可能被指控有通敌罪,但是实际上美国没人能动得了掌握着金融命脉的保 罗。1918年6月,保罗在辞去美联储的职务之后,给威尔逊写了个便条:“我有两个兄弟在德国是银行家。他们现在自然在尽其所能地帮助他们的国家,就像我 在帮助我的国家一样。” [4.16]

  伯纳德.巴鲁 (Bernard Baruch) :战时美国工业的沙皇

  以投 机起家的巴鲁在1896年合并了6家美国的主要烟草公司,成立了联合烟草公司(Consolidated Tobacco Company), 随后,他又帮助古根汉姆(Guggenheim) 家族合并了美国铜矿工业。他还与谢夫旗下的哈里曼合作控制了纽约的运输系统。
1901年,他和他的兄弟一起成立了巴鲁兄弟公司。

   当1917年威尔逊总统任命巴鲁为美国战时工业委员会主席时,他立刻拥有了美国所有工业公司的生杀大权。他每年的采购额高达100亿美元,几乎一人决定 着美国政府战争物资采购的价格。在后来1935年的国会听证会上,巴鲁说道:“威尔逊总统交给我一封信,授权我接管任何一家工厂和工业企业。我和美国钢铁 公司的总裁盖奇.加里(Judge Gary)有过一些不愉快,当我给他看了这封信后,他说:‘ 看来我们需要解决我们之间的过节’,他确实这样做了。”[4.17]

  有些国会议员对巴鲁行使美国工业生杀大权的资格表示质疑,认为他既不是工业家,又没有在工厂呆过一天,他自己在国会听证会上也表示他的职业是“投机商”(Speculator)。《纽约客》报道过巴鲁在得知华盛顿流传的虚假的和平消息后,曾在一天中挣了75万美元。
尤金.梅耶(Eugene Meyer) 的战时金融公司(War Finance Corporation)

  尤金.梅耶的父亲是著名的国际银行利德.福里勒 (Lazard Freres)公司的合伙人 ,尤金对出任公职有着异乎寻常的热情。他曾与巴鲁合办过一家阿拉斯加的金矿公司,还在一起共谋过一些其它的金融事件,也算是老熟人了。

  战时金融公司的重要使命之一就是发售美国国债,为战争提供金融支持。

   尤金的战时金融公司最令人瞠目的行为莫过于做假账了。后来国会对该公司调查时,该公司居然几乎每天晚上都临时修改账目,第二天再给国会调查人员过目。在 麦克法丹(McFadden)议员主导的1925和1930年两次针对该公司的调查中发现了大量问题账目:“重复债券数量达2314组,重复折扣券数量达 4698组,面值从50美元到1万美元不等,兑换日期到1924年7月。其中有些重复是错误造成,另一些则是作假。”[4.18]

  难怪一战结束以后,尤金居然能够收购联合化学和染料公司(Allied Chemical and Dye Corporation),后来又收购了华盛顿邮报。

  据估计,尤金的假账至少造成了数亿美元国债的差额[4.19]。

  斯泰提涅斯(Edward Stettinius): 美国军工复合体的开山鼻祖

   斯泰提涅斯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执著于细节,早年在芝加哥做谷物投机生意发了大财。他在战争期间被摩根看中并主管出口部(Export Department),主要负责军 火采购。他在战争期间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消费者,每天采购高达1000万美元的军事物资,然后把这些物资装船,上保险,启运到欧洲。他不遗余力地提高生产 效率和运输效率, 他在华尔街23号的总部一声令下,无数军事部件的代理商和生产商就 涌入他的办公楼,他在几乎每一道门前都设立了警卫。每一个月,他的采购量就相当于20年前的世界国民生产总值。德国人从未想到美国能在这样短的时间里就转 入军事工业生产轨道。

  摩根的亲信戴维森

  为摩根帝国立下汗马功劳身为J.P摩根公司高级合伙人的戴维森得到了美国红十字会这块肥肉,从而控制了美国人民捐赠的高达3亿7千万美元的巨款。

  5. 凡尔赛和约:一份为期20年的休战书

    1918年11月11日,血腥残酷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终于落下了帷幕。德国作为战败国将丧失13%的领土,赔偿320亿美元的的战争赔款,外加每年5亿美元 的利息,出口产品被征收26%的额外费用,丧失所有海外殖民地。陆军只能保留10万人,海军主力战舰不得超过6艘,不得拥有潜艇、飞机、坦克或重炮等攻击 性武器。

  英国首相劳合.乔治(David Lloyd George)曾宣称“搜遍德国人的口袋也要把钱 找出来”,但私下里,他承认“我们所起草的文件(和约)将注定20年后的战争。当你们把这样的条件强加在 德国人民的身上,这只能导致德国人要么不遵守条约,要么发动战争。”英国外相克容(Lord Curzon)持相同的看法,他说:“ 这不会带来和平,这只是一份为期20年的休战书。”

  美国总统威尔逊看到这份协议也皱着眉说:“如果我是德国人,我想我决不会签署这份协议。”

   问题不在于政治家们是否都意识到了问题的本质,问题在于他们背后的“师爷们”才是真正的决策者。陪同威尔迅来到巴黎的银行家们有:首席金融顾问保罗.沃 伯格、摩根和他的律师弗兰克、摩根公司的高级合伙人托马斯.莱蒙、战时工业委员会主席的巴鲁,杜勒斯兄弟(一个是后来的CIA的头头, 一个是艾森豪威尔的国 务卿)。英国首相的身后是飞利浦.赛松爵士(Sir  Philip Sassoon), 他是罗 斯切尔德家族的嫡系子孙。法国总理克莱蒙梭的高参是乔杰斯.曼德尔(Georges Mandel),他的真名是杰洛波.罗斯切尔德(Jeroboam Rothschild)。德国的代表 团首席代表就是保罗的大哥麦克斯.沃伯格。当国际银行家们齐集巴黎的时候,后来的“以色列之父”艾德蒙.罗斯切尔德男爵(Baron Edmond de Rothschild) 作为 东道主提供了热情的接待,他将美国代表团的头面人物安排在自己在巴黎的豪华庄园里。

  巴黎和会其实是一场国际银行家们的狂欢节,在大发战争横财之后,随手就播下了下一场战争的种子:第二次世界大战。

  6. 剪羊毛 (Fleecing of the Flock) 与美国1921年农业衰退

  “1894年9月1日,我们将停止一切贷款的延长。那一天,我们将索还我们的钱。我们将拥有并拍卖尚未清尝的财产。我们会以我们自己定的价格得到密西西比河以西三分之二的农田和以东的成千上万的土地。农民将(失去土地)变成受雇用,就像英国那样。”

  1891年美国银行家协会(收录于1913年4月29日的国会记录)

   剪羊毛是银行家圈子里的一个专用术语,意思是利用经济繁荣和衰退的过程所创造出的机会, 以正常价格的几分之一拥有他人的财产。当银行家控制了美国的 货币 发行大权,经济的繁荣和衰退变成了可以精确控制的过程,此时的剪羊毛行为对于银行家来说,就像从靠打猎为生的游牧阶段进化到了科学饲养的稳产高产阶段。

  第一次世界大战给美国带来了普遍繁荣,大规模的战争物资采购极大地促进了美国各行业的生产与服务。美联储从1914年到1920年向经济领域投放了大量货币,纽约联储利率由1914年的6%降到了1916年的3%,并一直保持到1920年。

  为了向欧洲协约国提供贷款,银行家们在1917和1918两年中进行了四次大规模债券募集,称为“自由债券”(Liberty Bond),债券利息从3.5%到 4.5%不等。这些债券发行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吸收美联储已经严重超量发行的货币和信用。

   在战争中,工人得到了高工资,农民的粮食在战争中卖到了很高的价钱,劳工阶层的经济状况有了很大提高。当战争结束时,由于生活和消费节俭,农民手中握有 大 量现金,而这笔巨额财富却不在华儿街银行家的控制之下。原来,中西部的农民普遍把钱存在保守的当地银行,这些中小银行家对纽约的国际银行家普遍是抵触和对 抗态度,既不参加美联储银行系统,也不支持对欧洲战争贷款。华尔街的大佬们早就想找机会好好修理一下这些乡巴佬,再加上农民这群“肥羊”又膘肥体壮,早已 看着眼热的华尔街银行家们准备动手剪羊毛了。

  华尔街银行家们首先采用了“欲擒故纵”的计策,建立了一个被称为“联邦农业贷款委员会 ”(Federal Farm Loan Board)的机构专门“鼓励”农民把他们的血汗 钱投资于购买新的土地,该组织负责提供长期贷款,农民当然是求之不得。于是大量农民在该组织的协调下向国际银行家们申请了长期贷款,并缴纳了高比例的首付 款。

  农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他们掉进了一个精心设计的陷阱。

  在1920年的4、5、6、7四个月内,工业和商业贸易领域获得了大额度的信用增加以帮助他们渡过即将到来的信贷紧缩。只有农民的信用申请被全部拒绝。这是一次华尔街精心设计的金融定向爆破!旨在掠夺农民的财富和摧毁农业地区拒绝服从美联储的中小银行。

   参议院银行与货币委员会主席欧文(联署1913年美联储法案)在1939年的参议院白银听证会上说:“在1920年年初,农民们是非常富裕的。他们加速 偿 还着按揭,大量贷款购置新土地。1920年下半年,突如其来的信用和货币紧缩使他们大批破产。1920年所发生的一切(农民破产)与应该发生的完全相反。 ” [4.20]

  对于因为战争而过多发放的信贷,本应在若干年里逐步解决,但是美联储董事会在1920年5月8日聚在一起开了一个公众 完全不知情的秘密会议。他们在一起密 谋了一整天;会议记录多达60页,这些记录最终于1923年2月19日出现在参议院的文档中。(美联储)A类董事,美联储咨询委员会的成员参加了会议,但 是B类董事,代表商业、贸易和农业的董事没有被邀请。C类代表美国人民的董事同样没有被邀请。

  只有大银行家参加了这个秘密会议,而他们当天的会议直接导致了信贷紧缩,并最终导致了第二年国民收入减少了150亿美元,几百万人失业,土地和农场价值暴跌了200亿美元。

  威尔逊的国务卿布莱恩一语点破了问题的根源:“美联储银行本应是农民最重要的保护者,却成为了农民最大的的敌人。对农业的信贷紧缩是一次蓄谋的犯罪。” [4.21]

  在对农业的“剪羊毛”行动喜获丰收之后,中西部地区附隅顽抗的中小银行也被清剿得满目苍夷,美联储又开始放松银根。

  7. 国际银行家的1927年密谋

  本杰明.斯特朗是在摩根公司和雷波库恩公司联合扶持下坐上了美联储纽约银行的董事长的宝座,他与英格兰银行的董事长诺曼(Montagu Norman)一起密谋了 盎格鲁-萨克逊金融业的许多重要事件, 其中包括1929年世界范围的大衰退。

  诺曼的爷爷和外祖父都曾担任过英格兰银行的董事长,这样显赫的身世在英国历史上可谓绝无仅有。

   在《金钱的政治》一书中,作者约翰逊写道:“作为亲密朋友的斯特朗和诺曼经常在法国南部一起度假。1925年到1928年,斯特朗在纽约的货币宽松政策 是他和诺曼之间的一个私下协定,目的是使纽约的利率低于伦敦。为了这个国际合作,斯特朗有意压低纽约的利率一直到无法挽回的后果发生。纽约的货币宽松政策 鼓 励了美国20年代的繁荣,引发了投机狂潮。” [4.22]

  关于这个秘密协定,众院稳定听证会(House Stabilization Hearing) 在 1928年由麦克法丹(Louis McFadden)议员领导下进行了深入调查,得出的结论是: 国际银行家通过操纵黄金的流动来制造美国的股票崩盘。

  麦克法丹议员:请你简单陈述一下是什么影响了美联储董事会的最后决定(指1927年夏的降息政策)?

  美联储董事米勒:你问了一个我无法回答的问题。

  麦克法丹:或许我可以澄清一下,导致去年夏天改变利息的决定的 建议是从何而来的?

   米勒:三个最大的欧洲中央银行派他们的代表来到这个国家。他们是英格兰银行的董事(诺曼)、雅尔玛•沙赫特博士 (德国中央银行的总裁)和法兰西银行的李斯特教授(Rist)。这些先生们和美联储纽约银行的人在一起开会。大约一两个星期以后,他们出现在华盛顿呆了大 半天。他们一天晚上来到华府,第二天美联储的董事们接待了他们,他们下午就回纽约了。

  麦克法丹:美联储的董事们午宴时都在场吗?

  米勒:噢,是的。美联储董事会有意安排大家聚在一起的。

  麦克法丹:那是一种社交性质的活动呢,还是严肃的讨论?

  米勒:我觉得是主要是一种社交活动。从我个人来讲,在午宴之前,我和雅尔玛•沙赫特博士谈了很久,也和李斯特教授聊了半天,饭后,我和诺曼先生与纽约的斯特朗(纽约美联储银行董事长)也谈了一阵。

  麦克法丹:那是一种正式的(联储)董事会会议吗?

  米勒:不是。

  麦克法丹:那只是纽约会谈结果的非正式讨论吗?

  米勒:我觉得是这样。那只是一个社交活动。我所讲的只是泛泛而谈,他们(欧洲中央银行的董事们)也是这样。

  麦克法丹:他们想要什么呢?

  米勒:他们对各种问题很诚恳。我想和诺曼先生谈一下,我们饭后都留下来了,其他人也加入进来。这些先生们都非常担心金本位的运作方式。所以他们渴望看到纽约的货币宽松政策和低利率,这将阻止黄金从欧洲流向美国。

  Beedy 先生: 这些外国银行家和纽约美联储银行的董事会达成 了谅解了吗?

  米勒:是的。

  Beedy 先生: 这些谅解居然没有正式记录?

  米勒:没有。后来公开市场政策委员会(Open Market Policy Committee)开了一个会,一些措施就这样定下来了。我记得按照这个计划,仅8月份就有大约8000万美元的票据被(纽约美联储银行)买进(发行基础货币)。”

  麦克法丹:这样一个政策改变直接导致了这个国家前所未有的、最为严重的金融系统不正常状态(1927-1929股票市场投机风潮)。在我看来,这样一件重大的决策应该在华盛顿有个正式的记录。

  米勒:我同意你的看法。

  斯特朗众议员:事实是他们来到这里,他们开了秘密会议,他们大吃大喝,他们高谈阔论,他们让美联储降低了贴现率,然后他们拿走了(我们的)黄金。

  斯特格先生:这个政策稳定了欧洲的货币但颠覆了我们的美元,是这样的吗?

  米勒:是的,这个政策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

  [4.23]

   纽约美联储银行事实上完全掌握着整个美联储的运作,美联储在华府的7人董事会仅仅是摆设,欧洲的银行家与纽约美联储银行举行时间长达一周的实质性的秘密 会议,而仅仅在华盛顿呆了不到一天,还只是社交活动,纽约秘密会议的决策所导致的价值5亿美元的黄金流向欧洲,如此重要的决策竟然在华盛顿完全没有书面记 录,由此可见7人董事会的实际地位。   

  8. 1929年泡沫破裂: 又一次“剪羊毛”行动

  “美联储从1929年到1933年紧缩货币流通量达三分之一注定会造成大衰退。”

  米尔顿. 弗里德曼

   秘密会议之后,纽约美联储银行立刻行动起来,利息从4%降到3.5%,仅在1928年就向它青睐的成员银行发放了600亿美元的货币,这些成员银行用它 们15天的银行本票作抵押。如果这些钱全部兑换成黄金,将相当于当时世界全部黄金流通量的6倍!通过这种方式发放的美元比纽约美联储银行在公开市场上买入 票据所发放的货币量高出33倍!令人更加惊愕的是,1929年纽约美联储银行又向其成员银行发放580亿美元的货币![4.24]

  当时的纽约股票市场允许交易商以1%的资金购买股票,其余的钱由交易商的银行提供贷款。当手持巨额信用燥热难耐的银行碰上了贪婪饥渴的证券商,两者真是一拍即合。

  银行从纽约美联储银行可借到利息5%左右的款子,再一转手以12%的利息贷给证券商,吃足7%的利差,天下竟有如此美事!

  这时候,纽约的股市想不暴涨都不可能了。

   此时的美国,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人民被鼓励拿出所有的积蓄来进行股票“投资”。甚至连华盛顿的政治家都被华尔街的大佬们发动起来了,财政部长梅龙 (Mellon)在一篇正式的讲话中向人民保证纽约的股市不算高,柯立基总统拿着银行家们为他起草的讲稿向全国发表讲话也说股票还很安全。

  1928年3月,美联储的董事在回答参议院的质询时对于证券商贷款是否过高时回答说:“我不好说证券商的贷款是否过高,但是我肯定他们(证券商)是倾向安全和保守的。”

  1929年2月6日,英格兰银行的诺曼再次神秘地来到美国,紧接着美联储开始放弃1927年以来的宽松货币政策。英国的银行家们似乎是做好了一件大事的准备工作,美国方面出手的时机来到了。

  1929年3月,美国金融教父保罗.沃伯格在国际承兑银行的股东年会上发出了警告:“如果这种毫无节制的贪婪继续扩大的话,最终的崩溃将不仅会打击投机者自己,而且还会使整个国家陷入衰退。”[4.25]

  保罗在整整三年的“毫无节制的贪婪”的岁月里保持着沉默,现在突然跳了出来厉声警告,由于他的影响力和地位,他的讲话一经纽约时报报道,顷刻引起了市场惊恐。

  对股市的最后死刑判决是在1929年4月20日,当天的纽约时报头版头条发布了一个重要消息:

  联邦咨询委员会在华盛顿的秘密会议

  联邦咨询委员会已经形成了决议并提交给美联储董事会,但是他们的意图仍被严加保密。联邦咨询委员和美联储董事会的下一步动向仍然被一种深深的神秘气氛所笼罩。这次不同寻常的会议的保密措施非常严格。记者只能得到一些模棱两可的回答。[4.26]

   1929年8月9日,美联储将利息提高到6%,紧接着美联储纽约银行将证券交易商的利率由5%提高到20%,投机商们顷刻陷入资金陷阱,除了不顾一切地 逃出股市别无出路。股票市场局面急转直下,犹如江河决堤一般卖单在10和11月横扫整个股票市场,1600亿美元的财富立时灰飞烟灭。1600亿美元是个 什么概念呢? 接近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生产的数量庞大的全部物资的总和。

  一位当年华尔街的证券商是这样描述的:“经过精确计划,纽约货币市场上投资股票的贷款供应量突然急剧减少所造成的1929年危机,实际上是国际金钱大亨们算计好的针对公众的‘剪羊毛’行动。”[4.27]

  面对满目苍夷的美国经济,纽约时报1930年7月4日不禁发出这样的哀叹:“原材料商品的价格跌落到1913年的水平。由于劳工过剩,工资减少,总共有400万人失业。摩根通过控制纽约美联储银行和华盛顿平庸黯弱的联储董事会来控制整个美联储系统。”

  华尔街不断通过金融危机来翦除异己,从1930年到1933年,共有8812家银行倒闭,绝大部分敢于和纽约5大银行家族分庭抗礼、对美联储系统不买账的银行纷纷破产。

  9. 策划大衰退的真正图谋

  毫无疑问,1929年的股票暴跌是在1927年的秘密会议上就敲定的事,由于纽约的利率被人为地压低,伦敦的利率被有益地拔高,两地之间的利差导致美国的黄金流向英国,以帮助英国和其它欧洲国家恢复金本位。

   其实,欧洲的金融家早就知道以通货膨胀的手段掠夺财富的效率要远胜于放贷所得到的利息收入。以黄金作为货币发放的基石,并且纸币可自由兑换为黄金,这一 切无疑会大大制约银行家放手使用通货膨胀这种高效能武器的效力。令人困惑的是为什么当时以英国银行家为代表的欧洲金融界要恢复金本位呢?

  原来,国际银行家们在下一盘大棋。

   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德国战败而告终,庞大的战争赔款当然不能由德国罗斯尔德家族和沃伯格家族银行来承担,不仅如此,他们还要大发一笔国难财。所以,第一步 棋,就是由德国银行家启动通货膨胀这部财富绞肉机来迅速掠夺德国人民的积蓄,人类第一次见识了超级通货膨胀的威力。从1913年到1918年,在战争期 间,德国货币发行量增加了8.5倍,德国马克相对于美元仅贬值了50%,从1921年开始,德国中央银行的货币发放量呈火山喷发的态势,1921年比 1918年增加5倍,1922年比1921年增加10倍,1923年比1922年增加7253万倍。从1923年8月起,物价达到天文数字,一片面包或一 张邮票的价格高达1000亿马克。德国工人每天的工资必须支付两次,拿到钱之后要在一个小时之内花出去。[4.28]

  德国银行家血洗中 产阶级的储蓄,使大量社会主流人士一夜之间沦为赤贫,从而奠定了日后纳粹上台的群众基础,并深深种下了德国人对犹太银行家的痛恨。比起1870年普法战争 失败后法国的境遇,德国人民所遭受的悲惨苦难要深重得多,下一场更为惨烈的世界大战的所有诱因已在1923年全部到位了。

  当德国人的财富被搜刮得差不多了,德国的马克也该稳定下来了。在国际银行家们的调度之下,美国人民的黄金成了稳定德国货币的救生圈。

  第二步棋轮到英国银行家大展拳脚了。由于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德国潜艇在大西洋的频繁袭击,英国运送黄金的船只无法出港,导致了英格兰银行不得不宣布暂时停止黄金兑换,英镑的金本位已名存实亡。

   1924年,后来名震英仑的丘吉尔就任英国财政大臣,对金融事务完全没有感觉的丘吉尔在伦敦银行家的鼓噪之下准备恢复金本位,理由是必须捍卫英镑在世界 金融领域绝对的权威地位。1925年5月13日,英国通过了金本位法案(Gold Standard Act)。当时英国的国力经过战争的剧烈消耗早已严重受损,其经济实 力已远逊于新兴的美国,甚至在欧洲也已不是一家独大的局面,强行恢复金本位势必导致英镑坚挺,严重打击本已日益丧失竞争力的英国出口竞争力,同时还会造成 国内物价下降,工资缩水,失业率大幅上升等经济后果。

  这时,一代宗师凯恩斯横空出世了。凯恩斯在1919年巴黎和会上曾担任英国财政部 的代表,他坚决反对对德国的严厉条款,并不惜以辞职来抗议。他力主废除金本位,与伦敦的银行家势力形成水火不容的态势。在英国政府调查金本位的可行性的麦 克米兰委员会上,凯恩斯慷慨激昂,痛陈金本位的弊端,在他看来,黄金只是 “野蛮的遗迹”,是经济发展的制约。英格兰银行的诺曼也不示弱,坚称金本位对于诚实的银行家是不可或缺的,无论英国的负担有多重,无论多少行业严重受损, 不然何以体现伦敦金融城银行家的超级信誉。英国人民被听糊涂了。和美国的情况一样,伦敦银行家在人民当中也是名誉不佳,既然是银行家支持的,想必是不好 的,而猛烈抨击银行家的观点,应该是向着人民的。

  这才是戏的精彩部分。

  来历很不简单的凯恩斯扮演了为民请命的角色,而银行家们则以黄金卫道士的形象出现,这出双簧演得出神入画,舆论和民心就这样被轻松地操纵着。

  果然不出凯恩斯的“预言”和银行家的计划,英国经济在恢复金本位之后一落千丈,失业率由1920年的3%猛涨到1926年的18%,各种罢工此起彼伏,政局陷入混乱,英国政府面临严重的危机。

  而银行家们要的就是危机!

   只有制造危机才能推动“金融改革”,在一片强烈呼吁修改法律的呼声中,通过了1928年货币和银行券法案(Currency and Bank Notes Act 1928),该法案砸碎了套在英格兰银行头上长达84年的以国债为抵押的货币发行上限的紧箍咒,1844年法案规定英格兰银行以国债为抵押的英镑发行上限 为1975万英镑,其余的英镑纸币发行必须用黄金作抵押。以国债为抵押发行“债务”货币而绕开讨厌的黄金制约,就像后起之秀美联储一样,这实在是一个让伦 敦银行家梦牵魂绕的境界。在新法案通过后仅几个星期,英格兰银行就发行了2亿6000万“债务”英镑。新法案还授权英格兰银行在紧急情况下可以无限制发行 “债务”英镑,只要财政部和议会事后认可就行了[4.29]。美联储的近乎无限制的发行货币的大权终于被英格兰银行也搞到手了。

  第三步 棋就是美国这只肥羊又到了该爆翦羊毛的季节了。1927年的秘密会议之后,由于美联储的低利率政策,使得美国价值5亿美元的巨额黄金外流,在1929年美 联储猛然提高利率之后,造成银行缺乏黄金储备而无法有效发放信贷,美国这只健壮的肥羊由于极度失血而休克。国际银行家们随后一拥而上,以正常价格的几分之 一甚至几十分之一的超低价格大举吃进蓝筹股和其它优质资产。麦克法丹议员这样描述道:“最近仅一个州就有60000处房产和农场在一天中被拍卖。在密西根 州的奥克兰郡,有71000户房主和农场主被扫地出门。类似的情况正发生在美国的每一个郡县。”

  在这场美国空前的经济浩劫中,只有最核 心圈子里的少数人事先知道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投机大戏即将落幕,这些人得以及时抛出所有股票转而大量持有政府债券,他们都与伦敦罗斯切尔德家族保持着密切联 系。这个圈子以外的人,有些即使是超级富豪,也未能幸免于难。这个圈子里包括JP摩根和库恩雷波公司,以及他们选定的“优先客户”,如伙伴银行、和他们保 持亲善的著名实业家、重要政客、和友好国家的统治者。

  当银行家默里森从美联储辞职时,1936年5月30日的《新闻周刊》是这样评价他 的:“大家一致认为美联储失去了一位能干的人。在1929年(股票崩盘之前),他召集了一个会议,命令他属下的几家银行在9月1日之前全部结束对证券交易 商的贷款业务。所以,在随后的衰退中乘风而起。” [4.30]

  乔伊.肯尼迪(Joe Kennedy)的身家从1929年的4百万美元,增加到1935年的1 亿美元,翻了25倍。伯纳德.巴鲁在大崩溃前卖掉了所有股票转而持有国债。亨利.莫金撒(Henry Morgenthau)在“黑色星期二”(1929年10月29日) 前几天匆匆赶到银行家信托公司(Bankers Trust),命令他的公司在3天之内卖 掉总价值达6000万美元的所有股票。他的手下困惑不已,建议他在几个星期的时间里逐步清仓,这样至少要多赚500万美元。亨利.莫金撒勃然大怒,冲着手 下人怒吼:“我到这里来不是和你讨论!照我说的去做!”

  当我们在经过近80年后回过头来看这段历史,我们仍然要惊叹这些国际银行家们的 智商,他们毫无疑问的是人类最为聪明的一群人,这样的手法,这样的权谋,这样丝丝入扣的设计,这样玩弄天下于鼓掌之中的胆略,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甚至直 到今天,大多数人都完全不相信他们的命运实际上是操纵在极少数人的手中。

  在国际银行家们羊毛喜获丰收之后,凯恩斯的“廉价货币思想”成为了银行家们的最新财富收割机,在他们主导下的“罗斯福新政”开启了一个银行家们新的收获季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v1977 的頭像
inv1977

inv1977

inv197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